首页 > 书库 > 《将门少年细作》大宋少年志真正的细作是谁 完整版未删节 将门少年细作职场小说

将门少年细作

职场连载中

火爆新书《将门少年细作》是高上所创作的一本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鞠球,杨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南汉日志: 公元943年(南汉光天二年),刘玢被其弟晋王心腹击杀于寝宫中。第二日,晋王刘洪熙自立为新帝,改名刘晟,改号应乾,将其兄

|更新:2019-10-18 12:07: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将门少年细作》是高上所创作的一本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鞠球,杨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南汉日志: 公元943年(南汉光天二年),刘玢被其弟晋王心腹击杀于寝宫中。第二日,晋王刘洪熙自立为新帝,改名刘晟,改号应乾,将其兄

《将门少年细作》免费试读

南汉日志:

公元943年(南汉光天二年),刘玢被其弟晋王心腹击杀于寝宫中。第二日,晋王刘洪熙自立为新帝,改名刘晟,改号应乾,将其兄刘玢谥为殇帝,从此开始了他的暴政统治,并以迅雷之势展开了对同胞兄弟、南汉皇族及朝中异己的大肆屠戮。南汉国千疮百孔、岌岌可危,对于它的子民来说,新一轮的噩梦开始了……

一行人磕磕绊绊终于冲到了正堂,一路上可见整座将军府火光冲天、烈焰升腾。

看情形这火应该是从外而起,正堂由于地处将军府正中,火势尚未蔓延到这里。然而四周的火一旦围拢过来,这里必定是无处脱身的死地!

进得堂内,爹爹没有停顿一刻,而是直奔堂前正座旁的几案而去,一掌下去,便将几案拍成了两截,飞将出去。几案后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一个铜制的扳手!

只见爹爹奋力转动扳手,只听得哗哗几声,堂前的地板竟然向一边滑去,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来。

不待众人惊异,爹爹已大手一挥急速说道:“快!都进暗道里去!”

话音未落,突然从堂外冲进一个怀抱孩子的浑身黑黝黝的人来,唬了大家一跳。

“将军,快救……救救我们的斓儿!”原来是钟姨娘和斓弟弟!

这时,轰的一声巨响,正堂门口的房梁突然烧断坠下,爹爹吼道:“愣着做什么,都给我进去!”不由分说从钟氏怀里夺过昏迷中的斓弟弟,又拖过钟氏,将她推向暗道,众人连忙紧随其后,爹爹垫后,待所有人都下了暗道,便启动暗道内的机关,将入口重新关闭。

我们一行七人沿着蜿蜒曲折的暗道,向着出口的方向移去。大约行进了一柱香的功夫,终于来到了出口处。待上来之后才赫然发现,这里竟是番禺城城东的那片林中!

洞口被成堆的碎石和杂草所掩盖,不走到近前是根本看不出什么来的。

原来爹爹在府里竟有这样的设计,怪不得平时不让府里人靠近正堂,而但凡有事也是爹或杨夫人至少有一个人在堂内,想来杨夫人也是知道这个暗道的吧。杨夫人……大娘,我猛然惊醒,抬头望向火光冲天的西北方向。

大娘、娘亲、大哥、二哥还有景儿姐姐,他们都还在府中!我突然发力,不顾一切就要向城内冲去。金管事一早就注意到我的变化,此时拼命拉住我道:“少爷,不要去!去不得啊!”

“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娘!我要去救大娘!大哥!二哥!”我奋力挣扎着,所有的伤心与恼怒在这一刻彻底迸发。我这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地没用,眼看着亲人们的生命正被这无情的火焰一点点香噬,却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爹爹从后面一把将我拎起来,直接就朝一旁的树上扔去。我重重地撞在树杆上,跌落树下,也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只是恨恨地瞪着爹。

“没出息的东西!闹什么闹!还不给我消停着,都这会子了还来添乱!金诚,给我好生看着他,他自己去送死不打紧,莫连累了我们这些好不容易出来的人!”爹爹一扫之前的温和与柔软,黑着一张刚毅的脸背过身去,丝毫不理会我含怒喷火的目光。

至少这一刻,我是彻骨地恨着他的。恨他冷漠自私,恨他冷血无情!大娘是他的发妻,娘亲是他所爱,哥哥们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竟然可以做到见死不救、视而不见,还不让我去!

更可怕的是,他……他竟然毫不犹豫便将自己的儿子像摔物件一样,就这么给摔出去了,世上怎会有这般做爹爹的人!

心中原本对他生出的亲近和依傍,已是荡然无存,怎么还会注意到他颤抖着的双手和背过身时双眼噙着的泪。

“斓儿、斓儿,醒醒啊!你可别吓娘啊!”钟氏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所有人一惊,爹爹大步走过去,向正在查看斓弟弟伤势的师父问道:“斓儿他怎么样?”

师父眉头紧皱,过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冲着爹爹沉重又无奈地摇摇头。

钟氏抱着斓弟弟恸哭起来,爹爹不耐地一把扯开她,吼道:“嚎什么嚎!生怕别人不晓得这里有人!”钟氏摔倒在地,伸手徒劳地够着斓弟弟。我有些可怜她,可怜这个伤心又无助的母亲,

我捂着受伤的手臂挪到斓弟弟跟前,但见他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惨烈的灼伤。他的怀中居然还抱着那只从不离手的鞠球,球面虽已被熏得面目全非,却依旧完好无损!

这时,斓弟弟睁开了双眼,四处张望了一下,目光最终停在鞠球上,嘴边费力扯出一个笑容来,轻轻道:“太好了,球没事。”又望望大家,声音越发地轻飘起来:“我是不是快死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幼小的孩子。我拉住他的小手,哽咽道:“不会的,弟弟不会死的,你很快就能好起来,和哥哥一处玩儿了。”我坚定地说着,并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斓弟弟一定不会死的!

他冲我无声地笑着,继而用小手吃力地举起鞠球,向我道:“栎哥哥,在我好起来之前,这个你先替我收着吧。”

“好!”我轻轻接过他手中的球,感觉竟有千斤之重。

“斓儿……”钟氏早已是泣不成声。斓弟弟偏过头望着她道:“娘,莫哭,斓儿不疼的,斓儿以后一定听话,不再惹娘生气了。”又转向爹爹道:“爹,斓儿不淘气了,过几日就和栎哥哥还有大哥、二哥一起……去书房,还要去习武,这样……就可以保护娘……保护大家……了……”斓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双眼慢慢合起,直至再无任何声息。

“斓儿!我的孩子!啊——”钟姨娘双手紧紧裹住他,生怕儿子的身体也会随之消失,或者被人抢了去,仰天发出凄厉而绝望的哀嚎。

我跌坐在地上,泪无声滑落。鞠球早已脱手,滚落到斓弟弟小小的、渐冷的身体旁,静静地伴着他。

悲伤染遍林间,孤叶苍凉滑落,月下萤火,照亮谁家新痛……

“公子,里边请,小心台阶!”尚未进得门去,早有店小二微笑迎出。我抬头望向门上挂着的木雕招牌,“清风楼”三个青竹色的唐篆在灯下泛着幽幽的光泽,仿佛记忆也变得幽远飘渺起来。

无视酒楼中往来食客的频频侧目,我只冷着一张脸,随着店小二行至二楼的一间雅阁前。小二推开门,笑嘻嘻回身道:“公子请。”带我进得阁内,便又将门合上退下。

我立定后向内望去,但见一位丰神俊朗的年轻公子临窗立在桌前,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早已撤去冰脸,含笑向他走去,他把着折扇抱拳道:“甄公子,甄贤弟,在下可算等到你了。”

我不好意思道:“兄台莫臊我,实是小弟因事耽搁了,害兄台苦等这么久,实在该打。”

“无妨无妨,玩笑而已,孙某正可以好好看一看,这清风楼外究竟有何等如花美玉会从此经过,让为兄我也一睹芳容。”他所指的是清风楼的一个典故,由于这清风楼一直以来都是文人雅士、青年才俊们的常聚之所,因此经常会有一些官家小姐乔装改扮慕名而来,悄然物色着自家的良配。久而久之,酒楼也不点破,才子们除了来此吃饭、会文、交友,便也多了件“赏美”的乐事。

我红了脸啐他道:“孙兄当着小弟的面。此等话也能说出口,臊也不臊?”

“也罢,和你小孩子家家的说也是白说。”他笑着用折扇轻点了下我额头。

好熟悉的场面,好熟悉的感觉,以前二哥也经常这样点我额头的。一想到二哥,我神色一片黯然。

孙兄察觉到我的变化,正待开口,酒楼伙计提着食盒叩门进来,将酒菜一一摆至桌上,我们两人也就势坐了下来。

“二位公子慢用。”伙计布好酒菜躬身退出。孙兄也严肃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都过去了,贤弟切莫再难过。你托为兄打听的事情,已有所获。”

我连忙敛了情绪,认真听他道:“两年前贵府那场大火,确是有人故意为之!”

《将门少年细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