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深情皇上霸道妃》深情皇上霸道妃白心雪 总受 深情皇上霸道妃玻璃

深情皇上霸道妃

穿越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南岭慕容原创小说《深情皇上霸道妃》,主角是雪儿,白心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在炎热的天气里,品尝雪糕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凉滋滋、滑溜溜,入口即化,驱热消暑,冰爽的感觉沁人心脾。“真不知你这小脑袋里都装着什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10-21 06:0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南岭慕容原创小说《深情皇上霸道妃》,主角是雪儿,白心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在炎热的天气里,品尝雪糕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凉滋滋、滑溜溜,入口即化,驱热消暑,冰爽的感觉沁人心脾。“真不知你这小脑袋里都装着什

《深情皇上霸道妃》免费试读

在炎热的天气里,品尝雪糕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凉滋滋、滑溜溜,入口即化,驱热消暑,冰爽的感觉沁人心脾。“真不知你这小脑袋里都装着什么?”穆容伟优雅的用勺子吃。“装着吃—喝—玩—乐呗!”像孩子似的扳着手指说。“这个还要扳着手指头查,查清了么,一共几个”穆容伟宠溺的笑着问。“大哥哥,雪儿不知道这是几哦。”一双大眼睛萌萌哒的望着穆容伟,故意奶声奶气的说。旁边的晴儿、芙儿和小福子都掩唇而笑。“呵呵,这小丫头真可爱。”说着抬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谢谢哥哥夸奖!”嘻嘻笑起来,瞪着一双萌眼睛,看穆容伟在那无奈的摇头叹息。忽然,小顺子跑了进来,“启禀皇上,今天有人打扫御花园时,在御花园里发现了孟妃娘娘身边的霜儿姑娘。”“怎么了?”“她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要搁平时,奴婢处理一下就行,可是这是孟妃娘娘身边的人,奴婢不敢擅自做决定,所以……”“所以来找朕了!”忽然提高的声音。小顺子两腿一软,跪倒在地:“皇上息怒,只是奴婢怎么也敲不开孟妃娘娘的门,奴婢是万般无奈才来找的皇上,求皇上恕罪。”“霜儿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到了御花园,并且还会受了伤呢?”“启禀白妃娘娘,昨夜里有人听见从花娇园内传出霜儿姑娘的哭喊声。”“哦。”眼睛看向了穆容伟,“昨天晚上,孟娇儿又发脾气了?”“朕怎么知道,朕好久没见她了!”赶紧扯个小谎,随即看了一眼小福子。“是啊,娘娘,昨晚皇上一整晚都呆在了御书房。”赶紧帮穆容伟圆起。“你看你俩,又没有说你们去花娇园了,解释什么呀,整的跟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旁边的晴儿低下了头,小姐不知道也好,免得知道了闹心。这事穆容伟早就猜出了八九分,依孟娇儿的脾气,昨晚自己走后,肯定是把怒气都撒在了霜儿的身上。可是,她这胆子也太大了,心也太狠了,竟然把个丫鬟都快活活打死了!“朕有些累了,御书房还有一大摊子事,要不雪儿你看着处理得了,也替朕分一下忧。”“我哪会处理啊,再说万一得罪了你那个孟美人,我可担待不起!”“她要想管,早管了,何必小顺子敲不开门呢,再说,这霜儿很可能就是她逐出去的!”摇头叹息,“放心吧,出了事朕担着,她还能闹上天?”穆容伟让白心雪去处理这件事,也是想警告一下孟娇儿,不要恃宠而娇!并且也借此告诉她,摆清自己的位置,白心雪才是当之无愧的皇后。刚才只听小顺子说霜儿的伤如何重,白心雪的想象已经够严重了,没想到一见了面,才发现,远远超出想象。只见霜儿一身污渍,僵硬的躺在地上,如果不是微弱的鼻息尚存,真以为早已香销多时。再仔细一看,霜儿面部肿涨,挤得一双眼睛几乎没了地方,满脸是血,其中嘴里的一颗门牙也打掉了,身上的抓痕更是惨不忍赌,一道道口子向外翻着,露着红色的血丝,看了让人看了不禁头皮发麻,浑身直冒凉气。“霜儿,你要坚强啊,小顺子,快去请华太医。”边说边命人将霜儿抬到一间干净的屋子里,并让晴儿打来了温水,先将霜儿身上的污泥擦去,将着,又烈酒蘸棉布,轻轻地为霜儿擦拭着伤口。经过一夜的寒气侵袭,此刻的霜儿早已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生命也危在旦夕!当华太医急匆匆地赶到时,白心雪已经给霜儿清理完了伤口并且换了干净的衣衫。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太医初步判断霜儿主要是因为受伤过重,脏器受损,导致了昏迷状态,要想恢复到原先的体质是不可能了,能保住命就算不错。“华太医,请尽您所能的为她医治吧。”白心雪轻轻地说,仿佛怕把霜儿惊醒了一般。“是!”华太医的眼里闪过惊讶,在这皇宫里,像霜儿这种命运的都司空见惯了,命如蝼蚁般轻贱,主子王爷们甚至连眼皮都不愿翻一翻,可这位主子,不仅不嫌弃,反而亲自帮着清理脏污,并且请他尽心医治,请个字眼,被这么一位得宠的主子从口中说出,让华太医眼中的白心雪蓦得高大起来。被人尊重,也就是别人既肯定了自己的人也同时肯定了自己的价值,并且在尊重别人的同时,也获得了别人对自己的尊重。华太医惊讶的表情让白心雪不禁笑了:“华太医,有什么不对吗?”“啊,老臣失礼,没有,没有。”“既然没有,那就好好的为霜儿医治吧,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是!”几天后,霜儿醒了。两眼呆滞,一只耳朵听不见声音,最重要的是胳膊上的伤太重了,导致一只胳膊不能负重,甚至连抬起来都很费力。华太医早已告诉了霜儿事情的经过,但是霜儿自从醒来要么哭泣,要么就是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一天后,霜儿疯了,四处疯跑、吵闹。就连孟娇儿的花娇园也留下了她的劣迹,当日孟娇儿正在院子中赏花纳凉,没想到霜儿像阵风样跑了过去,一手抓起她的衣领,一手抓着她的头发,把孟娇儿痛得直叫,要不是烟雨及时帮忙,恐怕孟娇儿的半边头发会被霜儿撕扯下来。皇上下令,为了后宫安宁,让一个白头老妈子去照顾霜儿,院门紧锁,长期禁足!“听那个白头老妈妈说,霜儿现在吵闹渐渐少了,每天大多时间都呆坐着,那一天,您去看望霜儿走后,老妈妈说半夜竟然看到霜儿站在窗边,久久凝望着天空,脸上划过泪痕。”晴儿边擦花瓶边对白心雪说。“哦,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她来说或许是个解脱。”晴儿听了,似懂非懂。院子里的桂花树开得正艳,香气四溢。“近来小姐嗜睡,老是赖在床上,不会是生病了吧?”晴儿对芙儿小声的说。“是啊,我觉得近来小姐也是特别不爱动呢。”“这叫春困秋乏夏打盹!秋天了,空气变得稀薄,氧离子相对较少,所以身体会困乏,不只是我,你们也是如此!”白心雪从她俩背后冷不丁的冒了出来。“啊,小姐,吓我们一跳,您何时起来的?”“反正你们说我的坏话我都听到了。”“小姐,我们何时说你坏话了?”晴儿和芙儿俩人相视一笑。“你们心中有数有行,反正我都知道。”“都知道什么?哀家来了,你怎么不知道呢?”皇太后白真玉边说边走了进来。“太后姑姑吉祥!”边说边行礼,“没想到,我这声音这么宏亮,让您在外面都能听到我说话。“呵呵,是啊,还说身子乏的慌,听这声音,哪一点像乏得慌的人哪。”“太后姑姑,这人啊就应一爱好,可我的爱好呢,就是睡觉。”边说边扶着皇太后进了房间。“爱好睡觉?也亏你这丫头能说出来!”从晴儿手中接过茶杯,放在白真玉的身旁,“爱睡觉怎么了?一没偷,二没抢,对吧?再着怎么说也比那些闲着没事嚼个舌根、一会东家长、西家短的强吧?”“瞧你这张嘴,哀家还没说什么呢?你竟滔滔不绝一大堆。”伸手去拿茶杯,白心雪连忙上前帮着揭起茶杯盖。“太后姑姑,雪儿可不是那种伶牙俐齿的人,雪儿是实事求是的说话,雪儿的原则是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浮生欢娱少,为何不千金轻一笑呢!”皇太后白真玉将碗起的茶杯放下,“哀家倒看看,你这丫头还能贫些什么?”一副要静观其变的样子。“哎呀,太后姑姑,雪儿哪点是贫啊,雪儿说的不是句句在理?”“句句在理?哀家怎么没听出来?”“太后姑姑,你看,象春困秋乏这些是老祖宗给咱留下的真理吧?我沿着老祖宗的真理春天我就困,秋天我就身子乏了,这不是谨尊老祖宗的话么?还有就是做人,就应实事求是吧,只有实事求是,脚踏实地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和信任,对吧?再者人生苦短,一生都忙碌奔波,享受的生活快乐就非常少,天天尔虞我诈,多累啊,雪儿倒是愿意抛却人间的一些俗物来换取生活的快乐呢!”“哎,你这丫头啊,让哀家说你什么好呢?算了,哀家不说了。”白心雪将茶又递到了皇太后的手中,“太后姑姑,快喝口茶润润嗓子。”皇太后笑着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嗯,茶不错,香而不腻。”“雪儿泡的茶都好喝。”说着,笑了起来。“看吧,连自己都知道自己是在说谎。”用手指着白心雪说,“对了,光顾着听你这丫头贫了,忘了正事了,来人,快盛上来。”转身对外边的春香说。“是!”“这是前几日哀家的故人派人送来的一些外国人的点心,嘱咐让我给你拿些来,快尝尝!”边说边让春香把点心摆在了桌上。“太后姑姑,你真好,老是记挂着雪儿,雪儿无以为报,唯有红心一颗,誓死效忠姑姑!”说着,双腿立正,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你这丫头啊,哀家好久没这么高兴了!”边吃点心边高兴地直点头,“太后姑姑,太好吃了。”好久没吃到西餐的白心雪,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能吃到那些久违的西式糕点,真是太幸运了。“慢点吃,我听那故人说这个叫什么什么饼来着,看哀家这记性。”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头。“比萨饼。”白心雪不假思索的说。“对,比萨饼!雪儿,你怎么样知道的,难道你以前吃过?”“啊,不是,是雪儿从书中看到的,感觉和描述的很像,没想到真能猜对了,实属巧合,巧合啊。”讪讪笑着,心中暗想以后说话可不能口无遮拦了,免得露馅。“以前雪儿可是最讨厌看书的,没想到现在也喜欢读书了,哀家甚感安慰啊。”白家以后的兴旺发达就靠雪儿了,她一定会助雪儿一臂之力的,白真玉暗暗的想。晚上的时候,白心雪的胃感觉特别难受,晴儿端来了暖胃汤,白心雪喝了几口就吐了,吓得晴儿直呼“去请华太医”,可都被白心雪拦住了。“这是我自个儿贪吃吃出来的毛病,怎么好意思去请太医呢,不要去,明天或许就好了。”说完,又要吐,晴儿赶紧拿过痰盂来接着。“小姐啊,你吃得东西都吐了,胃里也没什么东西了,不如晴儿去你做些清淡可口的饭菜,你吃一些吧?”“不要,你一说饭菜我就想吐,我怎么能吃得下呢?”以前自己吃比萨饼、蛋糕之类时,只要一吃多,胃也会难受,没想到到了这里,老毛病也随着来了。“你说皇上这几天忙,整天在御书房议事,小姐不让打扰,可是现在小姐这个样子,芙儿你说该怎么办呢?”都后半夜了,白心雪还是胃难受,根本睡不着觉。“是啊,晴儿姐姐,要不咱跟皇太后禀报一声吧,要是娘娘万一有什么事……”哽咽着说不下去。“我看也只有这样了。”晴儿说完,赶紧向皇太后宫里跑去。此时白真玉已经睡下了,当听到白真玉胃难受时,赶紧命人去请太医,并且让春画扶着自己去看白心雪。“丫头哎,你说都怨哀家,让你尝什么外国人的糕点啊,哎,怨哀家啊。”皇太后白真玉看着面色蜡黄的白心雪不住的埋怨自己。“太后姑姑,怎么怨您呢,您是疼雪儿才给雪儿拿来的,您自己都舍不得吃,都是雪儿贪吃,怪雪儿。”“哎,看你吐的,让哀家心里看了难受啊!”不禁泪珠洒落,让白心雪看了心里升起一股热流,眼眶也不禁湿润了,这种亲情是任何言语也无法替代的。“姑姑,雪儿觉得自己真有福气,能够做姑姑的侄女!”拿起白真玉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真是个傻丫头,传太医怕什么,谁敢笑你,谁敢笑你哀家治他的罪!”眉眼间含着慈祥,这让白心雪不禁想起了父母,想起了自己的家,不自觉得泪流满面。“雪儿以后再也不这么贪吃了,竟然把胃都吃坏了,真是难为情。”“难为情什么啊,谁还能不吃饭了?你问问谁不吃饭?”“雪儿真的好喜欢姑姑啊。”体会着这亲情的温暖,不禁泪水又流了下来。“傻丫头,你竟拿泪来招惹哀家!”说着,也哽咽起来。“姑姑,雪儿不哭了,笑了。”说着,吃吃的笑了起来,让白真玉也破涕而笑。“启禀太后,华太医来了。”“快请!”“是!”“参见太后娘娘,参见白娘娘!”华太医跪下行礼。“免礼,华太医快请看看白娘娘没事吧?”“是!”晴儿早已落下纱幔,白心雪卷起袖子,从纱幔下伸过半截手臂。华太医把手搭在从纱幔后伸过的玉臂上,屏神凝气,大约一盏茶功夫,起身跪在了皇太后的跟前:“恭喜皇太后,恭喜白娘娘!”“华太医,快起来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听到恭喜二字,皇太后白真玉提的心终于放下了。“启禀太后,白娘娘有喜了。”“啊——,有喜了,华太医,是真的么?哀家没听错吧?”这喜事来得太突然,白真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后,没有听错,是真的,白娘娘真的有喜了。”华太医笑着祝贺。“多长时间了?”“大约一月有余!”“那这次胃不好受,难道是……”“是的太后,由于害喜,再加上这些糕点比较腻,所以会如此难受,待老臣开些健胃化食的药,明天喝上一副,应该就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说着,写下药方递与了晴儿,并告诉她食用的方法,晴儿连连点头。送走了华太医,白真玉来到了白心雪的床前,假意嗔怪道:“雪儿啊,你这个傻丫头,竟然说是自己吃多了东西,真是个傻丫头!”“姑姑,您再说雪儿傻,雪儿就真的要傻掉了。”白心雪嘟着小嘴说。“呵呵,对了,这件好事一定要去告诉皇上,快,春画,去通知皇上,让他马上过来!”“是!”说着,春画就要转身离去,“不要,太后姑姑,他这几日都忙,不要打扰他了。”“傻丫头,女人该撒娇的时候就应该撒娇,再说国事是天天忙,抽出一点点时间怎么了?听我的,春画快去!”“是!”春画转身走了出去。“你啊,对了,明天哀家会让春画给你送些补品来,可一定要吃啊,晴儿,你一定要看着你家主子吃下去才行,知道吗?”白真玉知道依照白心雪的脾气,才不会那么听话的吃补品呢。“是,谨尊皇太后之命!”“对了,晴儿,快去跟你家娘娘做些素净的饭菜来,一晚上没吃东西,饿着我的宝贝孙子可怎么办啊?”“姑姑,我这个样子怎么吃得下去?”“吃不下去也得吃,记得哀家怀伟儿的时候,也是害喜特别厉害,但是哀家为了伟儿,一咬牙,一闭眼,吐了也得吃!”“哦!”“参见母后!”当穆容伟听到白心雪怀孕的消息时,高兴地几乎要蹦起来了,直接就来到了白心雪的住处。“嗯,快去看看雪儿吧,她可是功臣啊。”说着,眼睛示意穆容伟赶紧去看白心雪。“雪儿,朕来了。”穆容伟走到床边,拿起白心雪的手放在自己温热的手心。“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说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皇太后示意大家都退出去,自己也笑着扶着春画走了出去,并把门带好。这也算是上天眷顾她们白家吧,终于她的伟儿和雪儿有了孩子,这是祥瑞国的福气,也是她白真玉的福气啊!因为心情大好,回宫的路上竟然觉得脚步轻快了许多。白心雪看着一脸兴奋的穆容伟,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怎么了,雪儿,这大喜的事情,可不能哭啊!”说着,用手去擦拭她的泪滴。“你还知道来看我啊,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呢!”想起自己那翻江倒海似的胃疼,此刻觉得非常委屈。拿过穆容伟的胳膊。搂在怀中。“朕怎么会把雪儿忘了呢?朕虽然没过来看雪儿,但是心里、眼里全是雪儿。”“那你的那些大臣也是雪儿吗?那雪儿成了什么了!”“呵呵,你就会拿朕开心。”宠溺的眼神中装着他独一无二的雪儿。“雪儿,你现在有了身孕,朕觉得这是恢复你后位的机会。”认真的眼神里,白心雪读懂了他的心,废了她后位之事让穆容伟一直无法释怀,总觉得亏欠白心雪的,所以,穆容伟三番两次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想要恢复她的后位。“雪儿不在乎后位不后位的,雪儿只在乎你的心中有我!”“雪儿,朕一定要弥补你,恢复你的后位!”“你知道么,在雪儿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梦想着寻一个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共度一生,天冷时,他会为了我升一团暖暖的火焰,我会为了他准备了热汤等他;天热时,他会为了我准备一棵盘天的大树,满树的枝丫洒下点点清凉,我会为他沏一壶清茶,让他一进门时就能看到我含着笑容等他。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不需要太多的奢华,也无需纷繁的甜言,我只需要一颗真诚的心,一生一世,两个人的爱情!”闪亮的眸子,真诚的话语,让穆容伟感觉到了白心雪的真心。“雪儿,你点燃了朕的心!朕的心只为你敞开!”说着,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一袭白衣长发,手提了鸳鸯花灯,站在河边。一轮月牙懒懒挂在天边,满天星斗闪烁。风儿吹来,衣袂飘飘,鸳鸯花灯中灯火明灭。不知是哪飘来的几滴水珠,不小心飘进口中,竟有咸涩的味道,闭了眼睛,却始终无法挥去她的音容笑貌。到底是中了什么毒,为何她的影子这么阴魂不散,总是盘旋在他想要忘掉她的大脑里。他记得她的笑,她的怒,她的坏,她的好,连她生气的样子她都觉得这么可爱,他这是怎么了?这么些年,他形单影只,从没对任何人动过心,为什么独独对她……可是她,她的心里已经驻进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不是他!更何况她现在和他已有了血脉!恍惚间,仿佛是她笑着来到自己身边,笑着伸出手臂,不想,鸳鸯花灯掉落水中,急急去寻,可是花灯却已随水流飘远,明灭相间的灯光在河面上时隐时见,如他的心一般,万般纠结!

《深情皇上霸道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