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相见不欢》相见乍欢 久处生厌 全文章节 相见不欢Basher

相见不欢

宫斗连载中

完结小说《相见不欢》是竺逍遥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迦漪,盘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深夜 “司空你到底是谁是怎么想的,出了医谷费劲千辛万苦的找到这个小没良心的,就是为了告诉她她活不长了?”桡清逸翘着二郎腿不可置信

|更新:2019-10-27 18:04: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相见不欢》是竺逍遥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迦漪,盘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深夜 “司空你到底是谁是怎么想的,出了医谷费劲千辛万苦的找到这个小没良心的,就是为了告诉她她活不长了?”桡清逸翘着二郎腿不可置信

《相见不欢》免费试读

深夜

“司空你到底是谁是怎么想的,出了医谷费劲千辛万苦的找到这个小没良心的,就是为了告诉她她活不长了?”桡清逸翘着二郎腿不可置信的问着他,红花儿没有精神的缠在司空的腰上。

“她活不长,取下长生丹也就半年。”司空很平静的判断她的死期,就像阎王判断一个凡人的生死。桡清逸弹起身子:“既然她活不过半年,你为什么还要告诉她她还可以活到一年?”

虽然嘴上总是小没良心小没良心的叫着迦漪,但是他心疼的迦漪的经历,多少痛苦她总是自己默默地忍受着。

“我相信她可以活下去”司空看着明月,不知道是对她的信息还是自己的奢望。“等长生丹取出来后我会帮她调理身体。”

这三年她过的可真是开心,早点死可以让她更开心的话他不介意亲手送她一程。“司空,我们都知道回生丹在她身上,注定活不下去”桡清逸的声音闷闷的,妖娆的声音带着难过,妖娆的面容也暗淡了。

司空听着桡清逸的话眼中凝聚着风暴,衣袖里的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他是医谷谷主又如何,空有一身医术如何,注定斗不过天命。

“主子,子时了,您该休息了,过几天就是册封大典了,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归海痕把手中的蜡烛放到正在奋笔疾书的迦漪面前,生怕在不明亮的烛火下伤了眼睛。迦漪从醉云楼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写着当初各国的兵力,和现在的部署。“知道了,下去休息吧!”

迦漪敷衍道,反正现在又不用她打仗,也不用他上朝,她老老实实的呆着就好了。

“主子”归海痕的声音有了一点点哭腔,这让迦漪一惊,什么事情能让这个铁血的汉子有了哭腔,迦漪的眉头有些一皱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出了什么事情。”迦涟的声音泛起了寒意,但愿不是什么大事就好。

“主子,你送回来的三个美人已经过来了好几遍问主子什么时候休息,末将应付不来了。”

让他去战场杀敌可以,他二话不说的就上,可是让他来应付娇滴滴的女人,他做不到啊。

“而且……而且画萼姑娘已经净好身子在卧房等着你呢!” 感觉到迦漪投来的眼神归海痕有些想哭了,他劝过好吧,可是那个女人不讲道理啊,归海痕想着就觉得头疼。

“你怎么会在这里?”带着侍女去迦漪房间替她打点房间的归海痕才踏入迦漪的房间就看见坐在迦漪床上的画萼姑娘。

她就是那个长相妖娆的女人,可是她的胆子也不小,不然她就不会第一天才来就潜入迦王的卧房。

只要她得到迦王的荣宠那么这一切也可能就是她的,她就这么想着不禁心头一阵激动,对归海痕说话也走了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她忘了,她只是被三皇子送给迦涟一个玩物而已,在受宠也只是个姬妾:

“我在这里干嘛?自然在这里等着迦王回来好服侍迦王就寝啊。” 归海痕眉头一皱,迦王到底需不需要侍寝他最知道,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没有脑子,胆子大的居然敢偷偷的潜入迦王的房间。

“迦王既然让我们姐妹进王府自然是让我们服侍他的。” 听到这句话归海痕的额头一跳,他头疼,他抑制住想向这个女人咆哮的冲动,进王府不一定要服侍。

“来人,把她送回她住的地方”归海痕对身后的侍女说道,迦漪既然收了她们自然有她的打算,他在怎么暴躁狂躁他也得忍住脾气以免打乱迦漪的计划。

“你们别碰我,你们要是碰我了,小心我让迦王把你们拖出去斩了。”画萼尖声的喊到,好像她已经得到迦王的宠这个迦王府已经被她掌握在手中一样。

那些小侍女自然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 听到这些话自然是被唬住了。归海痕额头上青筋暴跳,他现在真想不管生死只想向迦漪暴吼一顿,为什么要收下这种脑残的女人啊!

“王~”归海痕不敢向他吼,但是他可以委屈,这个女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啊。迦漪听完归海痕的复述不禁皱了皱眉头,双眼泛起了冷意。

那个女人竟然能偷偷的进入她的卧房可见她的本是不小,而且她们是第一天来到王府居然能这么准的就找到她的卧室看来迦王府也不是那么干净啊。

哼,那个女人竟然这么没脑子背后替她撑腰的人可见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但是手这么长居然伸到迦王府来了,真是好大的本事。

迦漪起身向外走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问道:“她人现在在哪里呢?” “现在还在您的卧室”归海痕觉得自己的底气有些弱,毕竟这件事他没有办好,迦漪便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王”画萼看到出现在卧房的迦漪不禁双颊染上了绯红,正常的男子看了定会忍不住,可是迦漪只是顶着迦涟呢面孔而已,所以她没有什么感觉就是了。“王,奴家等你好久了”画萼柔柔的说道。

迦涟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归海痕说过他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是坐在她的床上的。画萼想上前靠近他,可是被迦漪制止住了,画萼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那里。

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归海痕心头一阵舒坦,这个女人果然没有脑子。“本王有让你来侍寝?”迦漪的声音毫无情感,画萼却慌了:“王,奴家是心甘情愿的。”

迦漪撩了撩茶盖并没有看向她:“偷偷潜入本王的卧房美人倒是好大的胆子啊” 画萼的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归海痕,把她从哪来就送回哪去,本王不喜欢不听话的人,还有王府有着不干净,顺便也清一清。” “末将领旨”归海痕觉得这是自己最愉快的任务了。

“不不,不要,迦王奴家是真的想要服侍你的”如果她回去了那这里的一切就与她无缘了,她还要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她不要回去,她会被嘲笑,

她会被卖到怡红馆和那些妓子一样卖肉卖笑,可是并没有人理会他,迦王府的侍卫把她拉了下去。

“顺便也把这些东西换了,本王要就寝。” “是”几个丫鬟小厮动作麻利的把东西全部换了,就连熏香也是换了新的。

月儿已经西沉,迦漪沾上床没有一会就睡的很香。她的床前显现出一个影,依旧是一身红色的锦衣华服,蓝色的眼眸吸人魂魄,“嘶嘶”腰间的红花儿看见迦漪嘶嘶了两声,好像告诉迦漪它来了。

可是迦漪睡得深沉,并没有听到红花儿的声音,司空摩挲了它两下,红花儿也就安安静静的盘在司空的身上。

司空看着她沉睡好无防备的睡颜冰冷的眸子里全是温柔,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司空才会释放出自己的感情。

【后妈:咳咳,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吗? 司空:红花儿上 后妈:飘~过\(〇_o)/】

司空在床边坐下,伸出手摸着她没有带着人皮面具的脸,当初见到她的时候他还以为他见到了神女,相处之后才知道她一个腹黑的女人,再后来用桡清逸的话说她就是一个小没良心的,不声不响的一离开就是三年。

医谷里的人都怕他,不仅因为他是医谷谷主一身医术令人望尘莫及主要是因为他的毒术也是天下无双,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只有她敢算计他,敢与他对着吼。

他用她试药,再怎么痛苦她也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

她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印在他的心中,她离开医谷之后他总是想她,他以为他是介意她悄声无息的离开了,没人继续与他作对他无聊了,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她,

竟然在梦中梦见她。他有些暴躁,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浓烈想念,他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思念,他想他是喜欢上了她。半个月前红花儿竟然开始躁动起来,它总是在空气中嗅来嗅去,

他猜到红花儿是闻到了回魂草的味道。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找她,但又为什么要去找她,他就这样在自我的情绪中反复纠结着。

司空看着他的睡颜一笑,他刚才在他们换香薰的时候他偷偷的把安睡散放了进去,不然以这个人的警觉她早就醒了。果然他还是忍不住来找她了,虽然知道她心心念的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可是还是忍不住啊,司空忍不住感叹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的孽造多了。单手摁上她的脉搏,不禁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她的身子比想象中的还要差。

却又惊奇她的身体里竟然还有一颗镇魂珠,如果不是镇魂珠,她早就魂飞魄散了。司空的双眼内有着浓浓的哀痛,化解不开的痛苦,他终究是留不住他。

这一刻司空真的非常想给她服下忘忧丹,然后带她回到医谷与世隔绝,可是他不能,她不愿意。司空深深的看了她恬静的睡颜,转身消失在微亮的晨曦里。

《相见不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