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司房菜》私房菜是什么意思 cp 司房菜健全文

司房菜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向北偶米笑笑原创小说《司房菜》,主角是郝文清,吴来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家人热热闹闹吃了一顿新式火锅,待个个都抱着肚子瘫倒在椅子上时,只有吴嫂子和吴燕儿还坚持着收拾了桌子。司楠倚着椅背,眯着眼睛,吃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9 06:03: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向北偶米笑笑原创小说《司房菜》,主角是郝文清,吴来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家人热热闹闹吃了一顿新式火锅,待个个都抱着肚子瘫倒在椅子上时,只有吴嫂子和吴燕儿还坚持着收拾了桌子。司楠倚着椅背,眯着眼睛,吃

《司房菜》免费试读

两家人热热闹闹吃了一顿新式火锅,待个个都抱着肚子瘫倒在椅子上时,只有吴嫂子和吴燕儿还坚持着收拾了桌子。司楠倚着椅背,眯着眼睛,吃多了就容易困哈,心里暗暗琢磨着这火锅的生意到底怎么来做。

“唉,没钱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啊!”司楠心想,怪不得有句话说,越有钱越有钱,越没钱越没钱。有钱想做什么都容易,就说这火锅吧,要是有钱,选个铺面,哪怕开始只能是开一个小小的店面,自己都有把握做好做大,可是现在没有启动资金,火锅就必须与别人合作,还极有可能是要一锤子买断,“唉,一个红红火火的火锅店,就只能拱手送人了。”司楠在心里,又叹了口气。

晚饭时,也没人喊饿,吴嫂子只煮了白粥,蒸了馒头,配着司楠的香菇肉酱,好歹又都吃了些。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吴嫂子一家刚吃了早饭,司楠催着吴来福套车陪吴嫂子去找郝管事。吴来福也知道这对东家一家来说关系重大,也不多话,吴嫂子换了见客衣裳,带了两坛子香菇肉酱,走路上自家又拿钱买了绿豆糕,直往得月楼去了。

得月楼刚开张时是不供应早饭的,毕竟地理位置偏了些,后来生意最好时,午饭晚饭都要排队,有时候排了还轮不上,就有那又有钱又有闲的半上午就来了,要一壶茶水,直坐到午饭时继续吃午饭。再后来,就有人越来越早,得月楼本着有钱不赚是王八蛋的原则,开始提供早饭,最初只有三两样粥和主食,后来陵水城向外发展扩张,得月楼离城区近了,吃饭的人多了,才又慢慢增加了早饭的花样儿。

这天早上,郝管事刚在大堂里待了半个时辰,看着没什么人吃饭了,才往后院自己休息的屋子去了。刚坐下喝了一盏茶,外面小二来敲门说有人找。

郝管事开了门,就见吴嫂子跟在小二身后。吴嫂子也算经常来找郝管事,后院里伺候的都认识,来了也不叫在门外等着通报。吴嫂子见了郝管事,先谢了开门的小二,才笑着向郝管事,“郝大叔,身子还好?去年这时候您可咳了有一段日子,今儿我看脸色挺好。”

郝管事也笑,“还是三娘惦记我。今年天虽冷,好在穿的厚实,碳盆也烧的足,觉得比前几年都好过些呢。”

说话间吴嫂子进了屋,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桌上,指着两个坛子与郝管事道,“郝大叔,我家二小姐正在学厨艺,书上看了个方子,自己琢磨着做了,家里吃着觉得还好,送两坛来您尝尝,配白粥馒头最好不过。”吴嫂子想起司楠跟她说的话,只说送郝管事尝尝,所以也没有说还能当火锅蘸料。

郝管事呵呵的笑了,又问了吴贵和吴亮近况,吴嫂子看着话说的差不多了,就说吴来福还在外面等着,起身告辞了。回去后原原本本把和郝管事说的话回了李素兰和司楠,司楠想了想与先前商量的没什么出入,也就放开了,只等郝管事那边的动作。

————————郝管事的分割线———————

却说这天郝管事收了吴嫂子的香菇肉酱,又想到这几天一直住在店里准备年终盘账,有些日子没回家了,于是下午早早的安排了一应事项,提着酱坛子和绿豆糕回家了。

郝管事也没叫车送,一路摇摇晃晃走到家门口,还没叫门就见院子里小儿子傻猪般的嚎叫着。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头子的命根子,郝管事四十岁上才有了这个小儿子,长到现在十一岁了,书读的到是有模有样,就是脾气娇惯的不行,从小儿一有不顺心的事儿,就挨个儿的折腾哥哥姐姐,郝管事这个爹和他娘也舍不得管太狠,现在哥哥成亲分出去住了,姐姐也都及笈出嫁了,只剩这个叫郝文清的小儿子在家了。

郝管事忙高声叫“开门”,等门开了把手里的东西往门房手里一塞,自己一溜儿进了院子。就看见郝文清一个人站在院子干嚎,自己的老妻子正扶着丫头的手站在堂屋门口,看见他进来了,把脸一甩转身回屋去了。

郝管事就觉得脸上有点下不来,自己好几天没回来了。这刚回来,儿子也不理妻子也不管,这叫什么事儿!

“咳咳!谁来说说,怎么回事儿!”郝管事清了清嗓子道。

“老爷,小少爷这几天有点伤风上火,夫人请了仁和堂的赵郎中来看了,没什么大事,开了点清热去火的汤药,又嘱咐吃的清淡点。您也知道,小少爷是无肉不欢,这吃了两三天的素,这不,今天说什么也不肯吃了。才说要吃红烧肉,夫人不同意,只让熬白粥,就……”跟着拿东西的门房见院子里的小少爷不回话,夫人又进了屋,估么老爷这问题还得自己回答,忙一五一十的说了。

郝管事先听说小儿子病了,心里一阵紧张,后又听说没事,心里那口气儿又松了。门房那没说完的话,郝管事也听明白了,知道是儿子不肯吃白粥惹恼了老妻,突然想起上午吴嫂子送香菇肉酱时说的配白粥最好不过的话来。郝管事让门房把东西送到厨房,让厨娘盛了粥再配上坛子里的酱送到堂屋去。

郝管事虽然只是得月楼的管事,因为干的时间长,又颇会做事儿,拿着得月楼的半成干股,所以家里的孩子都是风风光光的嫁娶了,自己也独门独院的住着,家里还用着一个门房一个厨娘,老妻也买了个丫头,儿子也配了个小厮兼书童。

郝文清从郝管事进了院子就不嚎了,虽然爹爹疼爱,可做错事也要被罚的,他爹还不知道他摔了粥碗呢。虽然现在家里日子好过了,可也是穷过的,郝管事是不允许铺张浪费的。

郝管事这边吩咐完门房,三步两步走到小儿子跟前,又哄又劝道,“乖儿子,郎中说了要吃的清淡点,咱就吃的清淡点,早点把病治好,不就可以早点吃上红烧肉?”见儿子只哼哼不说话,又道,“今儿爹得了好东西,这不早早的回来了让你尝尝,刚让厨娘送去堂屋了,咱们进屋看看去?”

郝文清扭了扭身子,低低的应了一声。见郝管事要去牵他的手,忙扭头一溜儿的跑了。都这么大的人了,可不能再叫爹牵了。

郝管事跟在后面进了屋,就见老妻在堂屋主位上坐着,丫头站在一边不说话,儿子在门口捏着衣角不自在的扭着。郝管事拍了儿子一把,嘴里道,“还不去和你娘道歉,傻站着干什么。”

郝文清磨磨蹭蹭走到他娘跟前,低着头说了句“娘亲我错了。”郝管事的老妻又哪里能真的生小儿子的气,这会儿见儿子道歉了,嗯了一声就算过去了。郝文清见娘亲不提粥和碗的事,心下一松,知道今天这事儿算过去了。正好厨娘又送白粥和酱过来,郝文清就高高兴兴的接过来吃了。待看到那一小碟说不出来是什么的酱,顺口就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司房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