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女探》女探险家 平胸小受文 女探年下攻

女探

古代言情连载中

金小A新书《女探》由金小A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俊,定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艳阳高照,小丫鬟檀香把车帘卷起来,只留一丝轻纱,好让马车里通通空气,这一路从洛阳到京都,风尘仆仆,只是眼下总算到了。 “小姐你瞧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4 06: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金小A新书《女探》由金小A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俊,定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艳阳高照,小丫鬟檀香把车帘卷起来,只留一丝轻纱,好让马车里通通空气,这一路从洛阳到京都,风尘仆仆,只是眼下总算到了。 “小姐你瞧

《女探》免费试读

艳阳高照,小丫鬟檀香把车帘卷起来,只留一丝轻纱,好让马车里通通空气,这一路从洛阳到京都,风尘仆仆,只是眼下总算到了。

“小姐你瞧,京都果然是天子脚下,洛阳再繁华也还是差些。”檀香笑道。

她的小姐闺名君禾,正是刚刚芨荆的年纪,尖尖的下巴,水汪汪的杏眼,又是鹰隼亲王嫡生的长女,当初在洛阳,就已经有好些人上门提亲。只是洛阳慕容家毕竟只是鹰隼亲王夫人的娘家,还是不能代替她父亲决定她的婚事,于是到了该嫁娶之年,立刻就被父母接回了家。

鹰隼亲王是当朝皇帝最喜爱的弟弟,顺徽帝还是太子时两人简直可以出生入死。当然这皇室难得的手足之情,也是亏了鹰隼王志不在江山在女人。据说王爷年轻时风流不羁,处处留情,甚至和先皇的宠妃弄得不清不楚。几经大起大落以后,太子继位,碍着以前的旧账,只封他做了个有俸禄没有封地的闲散亲王。

而鹰隼亲王虽然女人无数,却只娶了两位夫人,一位是君禾的生母,慕容家的小姐慕容菱,给他生过三个孩子,长子君梧、二女君禾和三子君凤;另一房妾室是个小家碧玉,又只有一个女儿君然。

君禾出生时是早产,恰好慕容氏回娘家,刚出生的君禾身子极弱无法奔波,就留在慕容家,这一留就是十六年。

大概是真的不在乎自己这个女儿吧,君禾撇嘴,这一路她索罗好多关于父母兄弟的事情,就是为了见到他们时不会生疏。王爷一生只娶了两门亲,对那房小妾也是一时兴起,后来就完全忘在脑后,偏偏小妾的肚子也不争气,就只生了一个女儿。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小妾没什么希望时,王爷却十分宠爱女儿君然,吃穿用度比两个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每每进宫都把她带在身边,还许诺了黄金万两做嫁妆。于是那小妾也凭着女儿高贵起来。

“小姐为何一定要回京城呢?”另一名丫鬟碧玉显然没有被京都的繁华吸引,一心只担忧着她的小姐,“他们都说,王爷是舍不得他的宝贝小女儿进宫,才要你回来替她的!

“不准瞎说。”檀香连忙呵斥。

“爹娘要我回去,我又怎么能拒绝?”君禾皱一下眉,若无其事的忽略出发前慕容家大表哥慕容楠同她讲的话:“君禾,你可不可以不要回京城,你回去是要进宫的,深宫多怨女,你也不喜欢的。只要你肯嫁给我,姑父也不能说什么……你知道吗,你根本不是王爷亲生的女儿,姑姑当时回娘家,吃了好多药就为了把你提前生下来,好名正言顺留在这里,她怕留在王爷身边你会受委屈!”求婚被拒绝的大表哥顿时口无遮拦,把偶然听到的闲言碎语全都抖了出来。

想到这里君禾嘴角勾一下,本来她一直埋怨父母把自己扔在娘家十五年不见,现在知道了自己并非王爷亲生,王爷又没有当场掐死自己,已经觉得是天赐——十五岁的女孩,被外祖父母捧在手心长大,凡事都是往好处想的。

“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再为了进宫的事情吵架,爹娘在信里也没有说让我回京是为了进宫,当今圣上是我亲生大伯,爹娘应该不会这样做的,而且就算是,我逃了就是。”君禾说到最后,脸上大小姐的端庄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狡黠。

“小姐!”碧玉一惊,檀香却面不改色,显然早就知道了小姐心思。

“算了算了,也不瞒着你们,我来京城,是为了找玉俊哥哥的,所以皇宫,说什么也不会进。要是他们逼我,我就溜了。”君禾说话时拍拍颈上挂的一个小金盒子,真是个小气人啊,临别什么纪念都没给她留,幸好她擅长作画,画了一副他的肖像随身挂着,转眼都一年了,凭他的武功,肯定已经在京城出人头地了。她要找到他,告诉他她其实是鹰隼亲王的女儿,让他上门提亲……

玉俊哥哥叫萧玉俊,是君禾小时候一次偷偷溜出去玩儿认识的大哥哥。当时严冬,只有十岁的玉俊没有棉衣,八岁的君禾立刻脱了自己的大红披风给他,也不管男孩子会不会喜欢。后来两人也是有缘,总是可以见到,一来二去便私定终身,直到一年前玉俊说自己要来京城闯荡,没有任何承诺,只叫她另寻个好人家。

她怎么能放得下!于是这次父母让她来京城,明知身为私生女必然不被王爷待见,也许真的会被嫁给皇帝或者哪个皇子贵族作为政治联姻,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鹰隼王府。君禾在檀香的搀扶下下了车,四处打量这府邸,不算很奢华,但绝不寒酸,应该是王爷按照自己的地位,修的不偏不倚。

正厅里一家人已经到齐了,今天君禾回来,就连平时不着面的大公子君梧都好奇的等着看看这位没有见过面的妹妹——只是他眼里带着几分挑衅——君禾也只装作看不见。

“小女君禾见过爹爹、娘。”君禾跪倒在地上,她的礼仪有人亲自交过,十足的淑女,哪能让人想到其实是古灵精怪的女孩子。

“过来,让我们好好瞧瞧。”王爷年近不惑,可能是之前经历太多,看起来比实际要老一些,可是并不妨碍他的英俊,年轻时一定迷倒不少女人。面对这个夫人为了气自己就去**结果怀孕生下来的女儿,还能露出一脸慈爱。

“都这么大了,长得真像你娘。”王爷只说了这一句,便微笑不语。

夫人慕容氏拉她过来,细细瞧着,终于笑道:“你长大了。以后住在这里,就和外祖母那边一样,缺了什么只管同我说就是。”

说着招手,就有丫鬟递上了一盒子金银珠宝。这些东西临走时祖母给了她好些,不过想到将来和玉俊哥哥生活要大笔开销,她立刻笑着收了。

君梧君凤君然也同她寒暄一番,王爷便让她先回去收拾东西,晚饭再聚。

房间已经打扫干净,按照她嫡生女儿的身份,一点不差。也许这就是王爷做人的标准,什么都按照各自的身份,绝不僭越。

可是她知道,他对自己那个亲生的君然,宠的无法无天。

一切都相当顺利,晚餐时君禾见到了王爷的二房,君然的生母,其实是很清秀的女人,可是离美人还是差了一些,竟然能生出国色天香的女儿来。

二房巫氏的话不多,同君禾客气之后便只是给女儿添菜。

“我不要吃鱼肉,腥。”君然皱眉将面前的小碗推到一边。

“有营养的。”巫氏温柔道。

“不爱吃。”说着看看爹爹。

果然王爷皱一下眉:“她受不了鱼肉的腥味,吃了要不舒服的,你不记得了?”

君禾还真有一点儿羡慕,如果她是他亲生的,应该也会被这么宠着吧。不过想到要是这样就不会认识玉俊哥哥了,她又觉得自己也算因祸得福。

君然虽然娇纵,毕竟小孩子,对什么都十分好奇,缠着君禾一定要她讲讲洛阳的趣事。君禾住在慕容家也是一大堆表兄妹,还嫌这里冷清,说了好多好玩儿的事情,连王爷也忍俊不禁,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顿团圆饭。

深夜,服侍的丫头老妈子都下去了,只留檀香和碧玉两个贴身的。君禾脱了外衣,却从柜子里拿出一套黑色紧身衣换上。

“小姐,你才刚刚来,不要闯祸了。”檀香担忧道。

“我要去听听爹娘的私房话,婚嫁的事儿一天不定下来,我就没法子安心,要是他们真打算接我回来是为了和别人联姻,我也要早做准备。檀香碧玉,你们先给我收拾些细软,越多越好。”

她说着从窗户翻出去,留下檀香和碧玉面面相觑——小姐就是这么任Xing!

君禾在洛阳学了几招三脚猫的功夫,一直对此沾沾自喜。她小心翻上父母房间的屋顶——其实趴在墙根底下效果也是一样的,可是她觉得那就不帅气了。

掀起一块瓦片,大夫人慕容氏正坐在梳妆镜前,王爷歪在房间另一头的长椅上看一本书。

“君禾已经长大了,该定门亲事了。”慕容氏冷不丁开口。

刚刚回来就要把我嫁出去?君禾皱眉,好吧,自己要是继续在鹰隼亲王眼前晃悠,只会时时提醒他们两个夫人曾经去**,想离她远点是正常的。

不想见我就早说嘛,我搬出去,找玉俊哥哥也方便。她向天翻个白眼。

“过些日子有场选秀,不是非去不可,不过我瞧她很漂亮,进宫倒也不埋没人才。或者,定门亲事。大理寺卿的二公子唐旗,那孩子我就很喜欢,与君禾年纪也差不多。”王爷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说话间屋顶上喀喇一声,他立刻冲出去:“谁?!”

“可能只是猫吧。”慕容氏跟出来,拿了一件外套披到他身上。

“我去一趟书房。”王爷面色始终不善。

“檀香碧玉,你们怎么不收拾东西?”君禾冲进房间。

“小姐,你不会真的要走吧?”碧玉苦笑。

“不走就要嫁给什么大理寺卿的儿子了!定亲也不行!我要清清白白嫁给玉俊哥哥。”君禾说话间把自己的首饰和金银通通倒在一条帕子里,包好。

“你们走不走?不愿意也可以留下,反正鹰隼亲王也不在乎多两个丫头的。”

“小姐……”檀香碧玉匆匆跟上她,小姐的脾气她们太了解了。

“我们不能走大门。”君禾轻生指挥她们,“从后花园翻出去,白天我都观察好了。”

说话间远处忽然大把的火把亮起来,还有人的呼喊声。

“不会是抓我们的吧?”碧玉吓了一跳。

君禾摇头,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谱儿。

“抓刺客!”终于听清了那

《女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