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南宫》大乐透 同志 大南宫总攻

大南宫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小小小棕熊原创小说《大南宫》,主角是霍南君,李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越有权势的家族往往越重视追养继孝,他们的祠堂也越有讲究。 霍家每逢初一,会有小祭。每逢年节,还有族中大祭。 但除此外,平日里别说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7 12:07: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小小小棕熊原创小说《大南宫》,主角是霍南君,李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越有权势的家族往往越重视追养继孝,他们的祠堂也越有讲究。 霍家每逢初一,会有小祭。每逢年节,还有族中大祭。 但除此外,平日里别说

《大南宫》免费试读

越有权势的家族往往越重视追养继孝,他们的祠堂也越有讲究。

霍家每逢初一,会有小祭。每逢年节,还有族中大祭。

但除此外,平日里别说外姓人,就是族内妇女和孩童都不允许擅自入内。

霍南君整衣敛容,进了霍氏大宗祠。幽草与下人们都自觉留在了外头。

祠堂前置有旗杆石,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着族人的得过功名。祠堂的堂号,是皇帝御封,制直笃牌匾挂于正厅。

这些一匾一物,展露的都是霍家深厚的沉淀,绝非寻常势族可比。

上厅里供奉着先辈们的灵位,以及族谱家训。

霍南君摆好五供,点烛上香,接着还要读一段祝文。再是磕头,焚祝文,最后辞神叩拜。

这都是祭祖的规矩,一丝一毫都乱不得。

就在霍南君进入大宗祠的时候,将军府中的李意,也进了一间小小的明堂。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中注定有此一遇。

他们并不知道,即便地点不同,他们却正做着同样的事情。就像镜子的两面,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重叠。

庄重的大宗祠里供奉的是几十位霍家先族,隆盛而光耀。

简朴的小明堂里供奉的只有他母亲的牌位,孤独而沉重。

他们一起摆设供品,一烛上香。霍南君念着祝文,李意诵着祭文。

一扬一抑,一淡一浓的两个声音,在交错的光阴里彼此回应。

霍南君跪拜:“霍氏先祖在上,霍家第十二辈嫡女霍南君在此缅怀先祖英德……“

李意跪拜:“母亲圣灵在上,孩儿李意在此驰念母亲贤德……“

霍南君道:“霍氏两朝为臣,历经二十八帝,孝勇节义,拳拳在心……“

李意道:“李氏两国为将,足踏三十六县,浴血疆场,迁离四方……”

“然而因我之故,前世霍家大厦倾颓。一切恩怨情仇,辗转在此生了结。我霍南君在此起誓,即便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一次我也会保全我的家族,守护我的亲人!希望列祖列宗得以慰藉!”

“为护我兄妹二人,母亲及仆妇二十余口被陇西王军马,生生碾死于蹄下。此等灭门大恨,铭心刻骨。我李意在此起誓,即便血染南北两国,我也会为母亲报仇,洗去母族在史书上的污名!以慰母亲在天之灵。”

两个不同国家,不同出身,不同目的的人,却说着同样的话。就像空谷里的回音:“为达我愿,我必要拿得到这南朝的霸权。一切阻碍之人皆为我敌,巅峰之争里绝不心慈手软。待功成那日,再以染血青书告慰亡灵!”

两个傲雪凌霜的身骨,对着各家灵位深深叩拜。重叠的身影宛如一人。

命运的长卷从此刻起再次展开。

一世夙敌,终究还是为了各自的立场,吹响了这场皇权争斗的鼓角。

而这一次,又有几方势力进入了这生死棋局?

强强对决之中,他们是否又会走向不同的命运?

霍南君和李意都不知道。

只有香炉里的火舌,默默舔舐着祝文和祭文。将两纸追思焚烧成两地灰烬。

青烟徘徊直上,离开相国府和将军府,在金陵城内的上空萦绕缠绵。

……

祭祖只有一日,霍南君赶在宫门下钥前回了宫中。

翌日,她用了早膳后,便自己坐在那里寻思着什么。而这一寻思,便过了几个时辰。

她估摸着今日封国夫人应该快要进宫了。封国夫人与皇后这次的会面,对她很重要。

霍南君相信伯父是能够说动姑母的。毕竟论起谋略来,霍家如今没有人及得上这位跛腿大伯。

连她的父亲,都只是在用兵上有些话语权。但若说起看人心,戳脊梁骨这套,她的父亲就得逊色三分不止了。

像这种时候,霍南君最该防着的,就是不让太子和杨亦姝去搅局。最好趁着他们还蒙着,迅雷之势就把这事儿给先定了。

这时,晚晴端着托盘进来道:“县君,昨日你回相国府后,太子殿下又着人送了几件稀罕物。”

霍南君淡淡的的道:“又送了什么?”

“一只鹤纹紫云砚,一盏黄釉描金秋叶形笔掭,还有一对丹砂、青雘。”

霍南君看也没看那几样物件,只冷笑道:“太子醉心书画,就按着的自己的喜好,巴巴的给我送来。这该说他有心还是没心呐?”

晚晴浅笑:“太子殿下自然还是有心的。只是心思放错了地儿吧。”

自从余氏的事情之后,晚晴已经看出霍南君对太子的变化。

霍南君虽从未对她说过什么,但以晚晴的细致,她们早已心照不宣了。

霍南君道:“收起来吧,留着以后赏人。”

“是。”

霍南君敲着桌面,又问:“姑姑,现在什么时辰了?”

晚晴道:“县君,此刻刚过巳时。”

“这个时候,太子应该在上早课罢。”

晚晴答道:“惯例是这样的。今儿个是双日,太子应该是在练骑射。”

“那他现在是在校场了。”霍南君想了想,从榻子上起来:“带上几件笔墨纸砚,跟我走。对了,把刚刚那丹砂、青雘带上,正好用得着。”

晚晴略微一怔,县君要去校场?还带笔墨?但她没有多问,打发了丫头取来东西,便跟着霍南君一道去了。

校场是宫内皇家子弟的练武之地,临近东宫门。

杨子雍贵为太子储君,文学武练那都是样样得学。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所以即便是再热的天,那也得在这日头下挨着!

霍南君来了演武场。

场地当中架立双旗台座,箭靶林立。

因为诸多的梅花桩、木人桩、石锁、石墩等物遮挡,霍南君一眼看过去竟没找着杨子雍,却先注意到一匹马!

一匹黝黑军马,在校场中纵横。马背上的那人,驭马如风驰电掣,如入无人之境。

在军马全速奔腾下,偌大的校场竟显得拥挤。

但李意毫无减速,他一踢脚蹬。急取雕翎箭,挽弓上弦。

虎筋弦被拉成满月,箭势如飞电出弓。

“砰!”一箭,箭中红心。

“砰!”二箭,同一准心。

“砰!”三箭,箭中之箭!

李意连射三箭,马速没有降低。这是真正的军马,明知前方危险,却仍一往无前。

就在它即将冲入桩柱群中时,李意拉缰。黑马一声嘶鸣,马蹄腾空的姿态与他半立的身体,在阳光下形成一道英挺的弧形。

马头被强行拉转回来,李意跟着甩过一线汗珠。

霍南君能看到,他向着自己方向的脸上依然冷峻。但眸中却如奔马一般神采张扬。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脱下文臣朝服,真正骑上战马的样子。

她不由得愣了许久。

《大南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