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雪与雪之间的距离》你的距离公子优百度云 69文 雪与雪之间的距离BG文

雪与雪之间的距离

青春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雪与雪之间的距离》的小说,是作者维以不永伤创作的青春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但我担心的那一天还是来了。2010年的光棍节,我们宿舍楼开门晚了一会儿,我赶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只有一个座位了。我不得不打电话告诉林沛东

|更新:2019-11-14 18:04: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雪与雪之间的距离》的小说,是作者维以不永伤创作的青春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但我担心的那一天还是来了。2010年的光棍节,我们宿舍楼开门晚了一会儿,我赶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只有一个座位了。我不得不打电话告诉林沛东

《雪与雪之间的距离》免费试读

但我担心的那一天还是来了。2010年的光棍节,我们宿舍楼开门晚了一会儿,我赶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只有一个座位了。我不得不打电话告诉林沛东这个事实,他倒是很不在乎:“我就在宿舍学习好了,你学你的吧。以后就不用帮我占座了,怪不好意思的。”

我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以后我还是会帮你占的。”

林沛东说:“我一个男生,让女生帮我占座,像什么话?你不要这么固执,要多为我想一想。”

我怕继续争辩下去又会引起林沛东的反感,就主动结束了对话。回到教室,我怎么也学不下去,想想前几天林沛东在教室里笑眯眯地分巧克力派和泡芙给我吃的情形,我的心里就充满了失落。

中午吃完饭,我没有回宿舍休息,而是径直来到了教室自习。教室里没有一个人,正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打在地上。我伏在桌子上,用手臂枕着头,看见阳光下有许多细小的灰尘在漫游。

我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有风经过窗外的树梢,发出“哗哗”的响声。我朝窗外看去,11月的树叶,已经开始发黄,有的已经凋落。看到那些树叶飞舞的样子,我不禁有些伤感。这是我在C大的最后一个秋天了啊。

“吱嘎”一声,教室的门开了。我下意识地朝门口望去,只见路宇背着双肩包带着诡异笑容向我走来。我突然想起大头昨天说过,她今天要和路宇、韩霜一起去现场确认考研报名。但为什么路宇会在这个点来教室呢?

路宇先把自己的书包甩到我前面的桌子上,然后转过身来向我述说上午去确认报名的经历,什么差点找错地方啦、大头非要他请吃饭啦、确认完去超市啦等等无聊的话题。等他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说完,我才开口:“你这个点来教室干什么?”

路宇嬉皮笑脸地说:“我来找你啊。看见你在这个教室,我就进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大致明白了。什么“来找我”,分明就是想找教室占座。可惜教室里已经没有空座位了,每张桌子上都放满了书。但我没有说出我想法,而是问路宇:“听说你报的是西南政法?”

路宇说,你怎么知道,貌似我没和你说过。

我冷笑一声说:“大头都和我说了。她说你一会儿说要报北大,一会儿又成了兰州大学,最后还是报了西南政法。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报那么远的学校?”

路宇仍旧笑嘻嘻地说:“重庆美女多啊。”

他又来这一套。我是没什么话可说了,只好鼓励他:“那你好好复习吧。”

路宇笑而不语。然后他看到了我正在背的笔记,于是他拿起来翻了翻:“把这些全背下来,能考上吗?”

我想,我考上考不上和你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回答:“应该会吧,我正在努力。”

路宇似乎得寸进尺了一般:“女孩子考什么研,毕了业找个工作再找个老公得了。”

我突然想起以前路宇在聊天的时候对我说过的话来。他那时很严肃地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博当个好老师找个好男人。现在又和我说这些蔑视女生考研的话,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我火了:“你这是大男子主义思想,我一定要考上,看你到时候还敢说这句话吗?”

路宇什么也没有说,笑着拿起书包走了。

我坐在那里,怅然若失。

之后的日子里,林沛东再也没来过教室上自习。陈欢欢、大头她们也陆续去图书馆自习了,所以我们班在教学楼自习的就剩下了我和路宇。但我始终不愿去他常去的教室占座,他也没再来找过我。见了面彼此也就一笑而过,没有更多的交流了。因为我已经进入了全面备战状态,毕竟离考研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我也不清楚林沛东在宿舍的学习情况,只知道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在看我给他复印的专业课笔记,很认真的样子。我仍然保持与他的短信联系,感觉这是对我辛苦复习的一种慰藉。

有一天中午,大头回到宿舍,从书包里掏出几盒饼干扔到桌子上,大方地招呼我们:“你们想吃就自己拿哈,不用客气。”

大头一向在食品的花销方面很节约,我想她是不会一下子买这么多饼干的。后来孙秀秀说,这些饼干是大头的同学送给她的。对于饼干我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就没在意这件事。

三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我刚从澡堂出来,发现路宇破天荒地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你到我的教室门口来,我有东西给你。”

有“东西”给我?在我的回忆中,路宇似乎没这么大方过,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向女生要东西吃。有次孙秀秀在他的“死缠烂打”下答应给他带家乡特产——酱板鸭,结果她暑假在学校打工,一直没回家。路宇竟然惋惜地说:“完了,我的鸭子飞了。”现在他竟然要主动给我“东西”,我心里十分忐忑不安。

我找到路宇,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路宇没说什么,拿着书包拉着我出了教室。在走廊上,他打开书包,掏出一盒又一盒的饼干塞到我手里……

我顿时明白了大头那些饼干的来历。为什么路宇要先送给大头,又送给我呢?可能他一开始并不想给我吧。我正在疑惑之时,路宇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中国哪里的苹果最好吃?”

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烟台苹果是最有名的。但我感觉答案并没有这么简单,路宇肯定别有企图。于是我回答:“你家乡的苹果最好吃。”

路宇笑着说:“答对了。明天我给你带几个苹果。”

我又一次无语。

回到宿舍我和舍友们说起今天路宇和我的对话,她们纷纷表示他的思维真是令人难以理解。大头说:“以后你和我们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吧,教室里太冷了。”我觉得也有道理,于是我决定过几天就去图书馆占座。

我发短信给路宇:“以后你去图书馆占座吧,教室里这么冷。”

路宇说,图书馆管理太严,行动不自由。

我说:“你是去上自习的还是去看美女的?”他回答:“我当然是上自习啊,顺带看看美女。”

我好奇地问:“你看了这么多美女,又是‘然然’又是‘冰冰’的,你到底喜欢谁啊?”

他说:“然然有男朋友了,冰冰说话声音不好听。”

我接着又问了一句:“那‘霜霜’呢?”

路宇说:“她长得不好看。”

嘿,这人眼光还真挑剔。所以我说:“那你觉得咱班女生谁最好看?”

他说:“我觉得你最好看。我QQ自定义表情里还有你的照片。”

这回答真的是太荒谬了。从小到大,没有一个男生说过我长得漂亮,稍微赞美一点,就是“可爱”,当然也是“胖得可爱”。记得刚进C大的时候,班里的男生还给我起了个“韩红”的外号,所以我一直给自己的定位都是“胖穷丑”。有几次我向林沛东“表决心”说自己要减肥、留长头发,他竟然认为我根本瘦不下来。这也难怪他这么说,谁叫我是肉食动物呢。所以路宇说我“好看”,肯定是因为不愿意评价我们班女生外表而找的借口。

不管路宇怎么想,反正我是要去图书馆自习了。

章节在线阅读

《雪与雪之间的距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