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密极地》绝密者 小说完结版 绝密极地玻璃

绝密极地

婚恋连载中

《绝密极地》为十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叫王卯,八零后,九九年参军。高考不理想,为谋个出路,去边防做起了武警。 本以为熬上几年就能出头,却没想到突然而来一纸令文,要把

|更新:2019-11-27 18: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绝密极地》为十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我叫王卯,八零后,九九年参军。高考不理想,为谋个出路,去边防做起了武警。 本以为熬上几年就能出头,却没想到突然而来一纸令文,要把

《绝密极地》免费试读

我叫王卯,八零后,九九年参军。高考不理想,为谋个出路,去边防做起了武警。

本以为熬上几年就能出头,却没想到突然而来一纸令文,要把我编入一只境外考察队作为后备勤务兵。

至于考察的地点,我就有些呵呵了——北极。

当兵的服从命令是天职,既然令文已下,咱就别抱怨,回来后没准能蹭点军功。可经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推荐我,那人也正是将我派去边防的——我的一个舅舅。

要说我那舅舅,在某军区中可是大员一枚,趁着在队伍出发前的空闲日子,我几乎天天跑去他家蹭吃蹭喝,一次喝了点酒,我就多了句嘴:“你说大外甥我哪儿得罪你了,自家人都是往好地方调,你咋就把我往外整?下次去哪儿,大西北植树去?”

舅舅没等我出下句就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告诉我有闲工夫看看相关条例去,这是一次大好机会,至于其他的别想也别问,知道多了反倒对我不好。

从这以后,我便感觉到舅舅对我的态度有些变了,好像总是故意躲我。

两个礼拜后,我被安排到一个训练营,整天都是加强体能和学习在寒带生活的知识,就这样过了小半年时间,正式的调令终于下来,我带着满身行李同一行人上了火车,再是飞机轮船,可以说大型交通工具都坐了个遍。

终于到了目的地,一个到处都是碎石的地方,并没有雪,可风吹过来跟刀刮似的。

没等屁股坐热,上头就发了厚厚一沓的表格,说是备案,还要求我们填仔细点,把特殊技能什么的都详细交代,等交上去的第五天,上头又来了命令,叫我们去亚历山大岛报道。

军用直升机拉了我大概三天时间,到地面的时候舱门一开,一股逼人寒气迎面袭来,叫人睁不开眼。

这里,白天大概在零下三十左右,而到了晚上则稳定在零下四十度,这操蛋的天,不把人下巴冻掉是不肯罢休了。最麻烦的还数换洗衣物,那水都是附近的雪化的,所以我们一般只清洗下内衣,这都得生火才烤的干。

不过和我印象中的不同,北极也不光是雪,土地石头都有,就是没有树,也可能跟所处地点有关。因为在远处,我似乎看到了一片模模糊糊的树影。

我们平时工作只同石头打交道,东一下西一下,用铁铲挖冻土,用铁锹铲石块。

偶尔一铁铲下去可能会震动得手臂发麻,而有的时候,上头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又忽然把我们调到另外一头继续挖。

队伍差不多六十来人,说是在执行什么建造任务,打着工程队的标志,甚至还有个可笑的代号叫521,不知道的还他娘的以为是情人节呢。

而经过我这些日子的观察发现,好像每天拿着铲子的家伙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一脸严肃。注意不要误会,我说的这种严肃不是表示没跟他们混熟,而是这些家伙就好像木头人一样,三点一线按部就班,你问什么对方也不爱搭理,或者说口风紧?不爱向我这个新兵透漏?

***,真是憋死老子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过这种孤独的忍耐竟然出乎我意料的迎来了一个尽头。在一个普通的午休时间,突然一位小队长给我们下达了新的任务——迎接新兵!

嘿,这倒是新鲜,看来新人不止我一个啊。而看见这伙新人后,我又傻眼了,似乎这些新来的也都板着脸,同样话不多,打招呼就跟没听见似的。但有一个人例外,刚一下车就开始咧嘴笑,但得到的回应全都跟北极的冰山似的,直到碰到我。

我们俩似乎是这里唯一的一对奇葩,就这样,自然得凑到了一起。他叫何希,这里就姑且称他为小何。

小何说他也是新兵,不过是军校毕业的,本来分到了地方军区,可不知不觉就给分配来了这里,他还寻思是破格提拔之类,结果听我说完这里的情况,小何才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一来二去,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可谁曾想不久后的一天,小何突然神秘兮兮的跑过来,告诉我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他说:“我们这个521工程不会是要在北极建造军事基地吧?现在只是调配阶段,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一定要经过俄罗斯的同意,两个大国暗地里练手,莫不成是为了战争做准备!否则我们两个怎么会被抽调来这鬼地方?”

我马上捂住了小何的嘴,然后看了看周围。要知道无论消息对错与否,在部队里乱说一旦传到上头的耳朵里可是要记大过的。

小何又对着我一顿耳语,道:“你看看我们营地里的那些东西,大箱小箱的,全都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连个标号都没有,而且还有专门人员把守,没准拼凑起来就是一种了不得的武器呢。”

不过有一点我基本认同小何的看法,就是我们这里的电台一直在与外面联络,整天最忙的就是通讯班,是否外面还有其他队伍之类?或者这是一次联合的军事演习?又或者是先锋部队之类,只是为了来这里掩人耳目?

真的如此的话,那我就随时有性命危险,甚至连跟家人道别的机会都没有。可真跟战争有关的话,那我们的敌人又是谁?改革开放还在持续中,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没有道理啊。

此时小何指着我的鼻子道:“你就这点出息吧,哪次颠覆性的大动作会提前通知敌人的?没准就是老美,你要不信咱俩打赌,肯定跟作战有关。”

而我没想到因为这个话题,小何还暗中认真起来了,没事就跑去缠着老兵问,可得到的回答却异口同声:极地工程,应对全球变暖,建立考察站。

这些老兵油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过“鸟群”当中,什么鸟都有,而我们这里的这只例外鸟是一个叫做六子的老兵,我们都叫他六哥。

六哥来自陕北,一张嘴口音就自动冒出来,他姓吴,应该是排行老六,所以就叫了这么个名字。这家伙出奇的能吃,说什么天冷消耗热量大,吃饱了才暖和,为此经常跟人掏口粮。要知道我们这里的口粮是分配好的,每个人分量都一样,不过六哥也不白占人便宜,他几乎不吸烟,所以分发的香烟就作为他讨饭的资本,每次都会给对方几根。

小何在缠着老兵的过程里,慢慢的将目标锁定在六哥的身上。一次午休时间,小何拉着我还有六哥,在没人的帐篷里开起了私下会议。

小何开门见山,直接问了有关521工程的事儿,当然加入了个人的猜测。

六子听到小何这番话,当场就翻脸了,并留了句话:“以后吃的东西自己留着,老子不是要饭的,不过老子可以向你们交个底,两年来在这地方,老子就没见过枪!”

就在六子要走出帐篷的时候,我把准备好的几个馒头和鸡蛋塞进六子的手里。加上我说了点好话才算把这位六哥给安抚下来。可能也是被我的实在给打动,加上都是战友的份上,这六子还是吐出来点东西。

“其实这两年啊,这大冷的地儿也换了几茬人了,主要任务似乎也就是在冰天雪地里头寻找什么坐标之类,但至于更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就这些还是从一切前辈那里打听到的。”

就此我与小何的嘴也打住了,该吃吃该喝喝。

可日子久了,我这心里头就又开始发痒,你就说我们吃的谷物吧,还有肉罐头之类的,他娘的连个商标都没有,我们挖东西的家伙吧,很明显的标签都被弄掉了。来的香烟上更简单,绿色的皮直接印着‘内需’。

就这样又过了小半年,我整天除了听命令之外,也算是练了一身的力气,毕竟家伙不离手啊,天天的大除雪,搬石头,整个一苦力的活。也不知道哪天能不能遇上个北极熊之类,直接把我们叼走了。

不过这地方有一点好,就是吃冰淇淋方便,你找个饭盒,从炊事班偷偷顺两个鸡蛋和白糖,往里头一混,睡觉的时候放在帐篷外头就行。第二天午休的时候,冰淇淋就好了。但这玩意也就是偶尔吃一次,晚上天天还烤火烤内衣呢,不弄得拉肚子就不错了。

正琢磨无聊的日子怎么混呢,一道命令就晴天霹雳的出现了,上头要求我们放下手中一切的任务,并整理各自装备,由队长带队两天后向极地的内部出发,还说将有两位专业人员来此,以此来协助我们完成任务。

顿时营地里开了锅,来了这么长时间,晚上的被窝里,我是第一次听见除了我以外的人开始交头接耳。有的分析说什么发现北极内部的石油,或者军事飞行器的残骸,不论哪种,都会给国家带来巨大收益。

但我们也就是瞎猜,还有说外星人的,眼下也顾不上造谣之类的处罚了,整个营地都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

第二天清晨,小何发现六子突然跑肚,脸色很不好,不过医生来却说不是什么大病,躺几天就能好。队长叫我们今晚就收拾好行李,说明天一早就要出发,还要跟什么专家汇合呢。而除此之外,那些奇怪货物的一部分也被拆开箱,发给我们。

全是清一色的自动步枪。

路上,伴随缝隙里透出来的阳光,我觉得手里的步枪越发的沉重。

我对外面一无所知,那白茫茫的一片,刺的我眼睛发痛。可我心里,仍有些悸动和别的什么东西在一起碰撞。

真不知道,抵达终点的时候,会有什么在等着我。

《绝密极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