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快穿之我本疏狂》快穿 掰断人生 醉疏狂 全文阅读 快穿之我本疏狂平胸小受文

快穿之我本疏狂

科幻空间连载中

经典小说《快穿之我本疏狂》由禘敕所编写的科幻空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熙,游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为期五天的殿试终于结束,封安很是松了一口气,又到了临朝朝会。 在殿试中得到名次的学子站在百官最后面,难掩兴奋,他们在这几天的殿试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6 12:04: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快穿之我本疏狂》由禘敕所编写的科幻空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熙,游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为期五天的殿试终于结束,封安很是松了一口气,又到了临朝朝会。 在殿试中得到名次的学子站在百官最后面,难掩兴奋,他们在这几天的殿试

《快穿之我本疏狂》免费试读

为期五天的殿试终于结束,封安很是松了一口气,又到了临朝朝会。

在殿试中得到名次的学子站在百官最后面,难掩兴奋,他们在这几天的殿试中没有见到陛下,但陛下懒散的性子天下皆知,况且陛下事务繁忙,一个小小的殿试确实不能再让陛下劳累了。

所以学子们虽遗憾没有见到陛下,但很快就把这点遗憾收起来,毕竟他们总会见到陛下的。

临渊看着下方一副仰慕崇拜又恭谨的看着他的学子,没什么反应,实在是这几年里这样看他的人太多,他已经免疫了。

他扫了一眼众人,道:“此次前三甲是何人?”

负责殿试的吏部尚书躬身道:“回陛下,乃是游坚、魏齐、袁薛三人。”

三人行礼:“学生拜见陛下。”

任何过了殿试的人都可以称为天子门生,他们都未授予官职,自称学生却也合适。

临渊道:“你们三人擅长什么?”

三人还在紧张,陛下是要考察他们的水平吗?

封安已经代替他们回答:“陛下,游坚擅律法,魏齐擅经学子集,袁薛擅数算。”

临渊没多加思考,对三人道:“游坚便去刑部任职,魏齐便先去翰林,袁薛去户部,具体官职便由三部商定授予,吾过目即可。”

这便算是已经安排好了前三甲的去处了。

崔熙站在最后不起眼的角落,嫉恨的看着三人。

几天前他还信心满满的要在殿试上考中状元,有系统提供给他的书籍,状元之位手到擒来,再一步步位极人臣。

他正准备打开系统看下书,但他呼唤了几次,都没有得到系统的回应。

当时他并不是太慌张,毕竟以前系统升级这种情况也出现过,但到他一天过去还见不到系统时,他就慌了,系统升级不是一向很快吗?

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尽了各种办法,都呼唤不到系统,就好像和他灵魂绑定的系统已经……消失了!

崔熙怎么能接受这个事实,就算他再蠢,他也知道现在他的一切都是靠系统得到的。

他在现代时就是个无所事事的diǎo sī,如今来到古代,没有了系统金手指,他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崔熙想到了自杀,说不定他可以再回到现代,就算天天吃泡面也比在这儿强。但他不敢,他没有那份勇气,他怕,万一他这次死了就真的死了呢?他不敢赌。

好在系统给他的书他还记了一点在脑子里,凭借着这一点东西,他侥幸过了殿试,但却是最后一名,差点就连站在这儿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看到游坚三个被皇帝亲自询问安排,怎么能不妒恨。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我的!是我的!

【主人,那个系统附身者也在这儿。】昆仑镜道。

临渊被勾起了一点好奇心,“是谁?”

【主人,就是最后面那个,穿着灰色衣服的那个。】昆仑镜在识海里为临渊“指路”。

临渊刚看过去就见到了崔熙眼中还为收敛的妒恨,他收回了眼神,果然,不是任何穿越者都是如封安一样的。

昆仑镜也在识海里说道:【主人,这个人怎么看着不对劲。】

临渊随意道:“因为他灵魂里的丑恶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这种自命不凡的所谓的穿越者,总是把真实的世界当做他们的游戏场,肆意妄为,待位面秩序崩塌,位面溃烂之后,头都不回的一走了之。

他真是好奇那些恶心的东西是按照怎样的标准来挑选人的,运气?或是灵魂中散发出来的恶臭程度?

昆仑镜也在思考,这也是主人交给它的任务之一,遇事多想想,体味人生百态。

它搜寻了一下自崔熙来到这里做过的种种事,再和封安一对比,真是不知说什么好,同样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主人,需要处理掉他吗?】昆仑镜建议道。

临渊在龙椅上换了个姿势,一边听下方大臣互相扯皮,一边道:“不用。”

没了所谓的金手指的帮忙,现实很快会教他道理的。

而且他很忙。

【主人,您越来越懒了。】

临渊不可置否,他平生最喜欢睡觉,在洪荒时一睡就是万载时光,到了位面之中品尝到美食之后,又多了一项爱好。

说起来古代食材没经过污染,皇宫之内更是有各种秘方,这一点确实不错。

临渊一想,又想吃东西了。

看着下方因为一件事争吵不休的大臣,就不顺眼了,浪费我的时间。

他冷冷环视一周,悄悄观察着陛下神色的大臣顿时像个鹌鹑,不说话了。

争吵的大臣渐渐感受到了凝滞的气氛,一看陛下神色,吓得恨不得缩进地缝里去。

临渊没人说话了,才慢悠悠道:“继续,怎么不说了?”

没人敢答话。

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带着雷霆万钧,“乾元殿是菜市场吗?”

百官齐齐叩拜:“臣等有罪,陛下恕罪。”

刚才争吵的最起劲的兵部尚书等人嘴里都泛着苦,不知道陛下这次又会怎么处罚他们?

陛下大部分时间都是懒洋洋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可不是开玩笑的,陛下自登基以来杀了多少官员,他们都数不清,尽管都是该杀之人,但也阻挡不了他们对陛下的敬畏。

乾元殿中争吵这种事虽然不会有多么严重的处罚,但他们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住陛下的恶趣味,也不知道陛下哪来的那么多折磨臣子的手段。

临渊没叫他们起来,又等了几息,气氛越来越凝重时,笑了一声,吓得百官的头又低了低。

“既然众爱卿都认为自己有罪,那么吾当略加施以惩处,想必众爱卿都无意见?”

避不过了:“臣等不敢。”

临渊站了起来,道:“武官《道经》抄十遍,静静心,文官既然这么有精神,便去军营体验一下生活,就待个十天,期间饮食起居日常训练便和众将士一样,如何?”

百官……

“臣等领命。”

临渊想了想,又道:“至于赵尚书等年纪的,训练不必参加,其他照旧,结束之后再上交一副奏折,谈谈军营生活感想,就这样,退朝。”

待临渊走了之后,百官起身,你望着我,我看着你,平日里的假笑也摆不出来了,集体都像是老了十岁。

陛下这简直,简直……

唉!众人齐叹道。

游坚等人第一次参加朝会就遇到了这种无妄之灾,生怕陛下因此恶了他们,小心翼翼向着身边的老官员请教。

老官员看了他们一眼,道:“不用担心,官员犯的小错陛下一般不会在意,陛下现在肯处罚就意味着,这件事在他心中已经翻篇了,陛下可是真正的明主,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恶了一个官员。”说到这的时候老官员语气里都是对临渊的尊崇。

话音一转又道:“你们在这朝中多待个几年,也会习惯的。”

说着习惯,但听您的语气可不像是习惯了啊!

老官员没再理他们,颤巍巍的走了,他要好好想想,怎么渡过接下来的十天,陛下这是要了他们文官的老命啊!

一向和他们不对付的武官可不得使劲折腾他们。

武官这边也在心里默默哭泣,让他们这些舞刀弄枪的抄书,还抄十遍,陛下的处罚也不可能让儿子女儿或其他人代笔,只能自己抄了。

京城的百姓发现,在这十几天里,京城又变得特别平静,这种平静是指,平时经常光顾赌场青楼的纨绔子弟不见了,几天就要开一次啥啥宴会的小姐们也没传出啥消息了,不过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这种安静就要来上一次,他们都习惯了,不过就是一时间,可供他们在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没有了,百姓表示,他们能接受。

可不是,百官回到家之后,抄书的准备抄书,去军营的准备去军营。

看着他们这样匆忙的样子,做子女的当然要问一下父亲,发生了什么事?可有他们能代劳的。

众官员一听,得了,我这做父亲的吃苦,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到是悠闲了。

一时间,心里都不平衡了。

于是,武官的子女跟着他父亲一起抄书,文官的儿子跟着父亲去军营训练,女儿则是在家里完成特地给她们布置的任务。

还美名其曰,这可是陛下亲自交代的,一定要好好完成。

被自己父亲坑了一把的众人……

明明就是陛下处罚你们的,这些年来,陛下的各种处罚不知多少,每次他们都要跟着一起受罪,还说为了他们好。

偏偏自己父亲的要求又不能不做,到是让众人跟着自家父亲吃了不少苦。但因为陛下的处罚,他们和父亲到是更加亲近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众官员的子女哀叹。

这也就是京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安静一下的原因了。

临渊在宫里吃着御膳房端来的新菜式,听着昆仑镜汇报众人的惨状。

没办法,古代娱乐产业发展不丰富,只能定期让他的臣子来娱乐一下自己了。

十五天后的早朝,经过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众人纷纷廋了一大圈,老了不止十岁。

但文官的精气神到是好了许多,武官也不再那么暴躁了。

陛下确实英明神武,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用意,百官齐想到。

朝会开始之际,临渊就宣布了一件事。

《快穿之我本疏狂》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