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清穿之木兰》清穿之木兰免费阅读94 年上攻 清穿之木兰紧缚

清穿之木兰

婚恋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清穿之木兰》是荷籽纤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钮钴禄,那可,书中主要讲述了: “哟,紫竹姐姐你回来啦,真是好久不见了。” 刚进院门的红袖见着紫竹笑着招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故作同情的说:“紫竹姐姐你这次是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18: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清穿之木兰》是荷籽纤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钮钴禄,那可,书中主要讲述了: “哟,紫竹姐姐你回来啦,真是好久不见了。” 刚进院门的红袖见着紫竹笑着招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故作同情的说:“紫竹姐姐你这次是累

《清穿之木兰》免费试读

“哟,紫竹姐姐你回来啦,真是好久不见了。”

刚进院门的红袖见着紫竹笑着招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故作同情的说:“紫竹姐姐你这次是累着了吧,看着憔悴了许多,这面相又老了不少,以后你还是要注意保养,毕竟这老瓜可不值钱!”

“你!”紫竹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气狠狠的回道:“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我这还用不着你操心。”

她一向跟这个红袖不对付,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哎哟,我这可是好心啊!”红袖故意拖长了嗓子说:“紫竹姐姐你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是变老变丑了,这做主子的机会可就飞了,飞了!”

“哼!”紫竹厌恶的瞪了红袖一眼,等她做了姨娘,看她怎么收拾这个贱丫头。

“我的事还不用你管。”她气呼呼说完后就快步出了院子。

“紫竹姐姐你慢走啊!”红袖嗤笑着挥挥手喊道:“小心看路,可别摔个大马趴哟!”

“你干嘛呢!”绿乔一巴掌拍在她肩上,皱眉道:“你说你好好的招她干嘛?”

红袖吃疼的缩了缩肩膀,嘴里碎碎的反驳:“我就是看不惯她平时那副耀武扬威的样子,眼睛像长在了头顶上,看咱们都是斜眼瞟,好像咱们比她低人一等似的。

可只要一看见老爷,她那双鼠眼就闪着绿晃晃的贼光,那小腰扭的像快断了似的,声音甜的能腻死人,这夫人以前对她那么好,她还敢起这种龌龊心思,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行了,别说了,你管她干嘛。”绿乔拉着红袖进了角房,顺口又接着说:“反正这事也成不了。”

红袖闻言一愣,好奇又兴奋的靠近她小声问:“这话怎么说,前段时间夫人那不是都定下了她吗?”

绿乔叹口气,倒了碗凉茶递给她:这王姨娘都倒了,夫人怎么还会用她,前段时间是那王姨娘太过嚣张,夫人才想叫个人和她对着干,最好能分了她的宠。

所以才挑了紫竹,现在王姨娘都已经被送去庄子上关了,夫人哪还用的着走这步棋,何况最近老爷和夫人的关系又亲近了,你没见最近老爷都是宿在夫人这的。”

“那她以后?”红袖皱眉。

说不清心里是快慰多些,还是悲哀多些,那种感觉,很是复杂难言。

“夫人估计过两天会给她配人,只不过时间这么紧,而且这事,底下人大多已经听到了风声,她这次只怕是配不着什么好人家了。”

绿乔想着夫人刚刚的神色,还有她袖子里的帕子,夫人明日要见马仁家的,恐怕就是为了这事。

“那也是她自找的,要不是她先有了那龌龊心思,现在怎会落到这个地步,反正我是不会同情她的。”

红袖咬唇不屑的继续说:“这个事,夫人就算找她,她也可以拒绝啊,她现在这么个下场就是活该!”

拒绝?

绿乔苦笑,这奴才的命都是属于主子的,根本就做不了自己的主,怎么可能拒绝。

再说夫人也不真的在乎她同意与否,在夫人那,她们这些奴婢哪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还不是只能任人摆布,随风浮萍而已。

想着自己的事,绿乔垂下眼叹气,她以后要是不听话惹了夫人的厌弃,恐怕就是下一个紫竹了。

“反正我就是看不惯她,见她倒霉我倒是睡觉都要笑醒。”红袖嘲讽的笑着撇嘴,忽略心底那丝小小的难受和郁闷。

“你呀!”绿乔皱眉无奈的摇头,随后想着什么,又开口问:“对了,你去汀兰院那看过没有,情况怎么样,小姐她闹没闹?”

一说起这个,红袖倒是来了兴致:“绿乔姐,你是没去看,小姐那院子里刚刚可是热闹极了,我去的时候见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屋子里还闹哄哄的,还以为出什么事,谁知道进去一看,你猜怎么的?”

“怎么?”绿乔故作好奇。

“你是不知道,绿乔姐,我刚一进屋,好家伙,屋子里挤了七八个小丫鬟,小姐她竟然老实的坐在椅子上,让那个木嬷嬷往她脸上涂一些黑乎乎臭烘烘的东西。

糊了满脸,看着太吓人了,我还以为小姐她中邪了呢,后来一问才知道,是那个木嬷嬷在给小姐她治脸上的疙瘩。”红袖感叹着回忆,一脸的不可言说。

绿乔疑惑的皱眉问:“小姐怎么会那么听话,依着小姐的性子,不应该啊?”

“小姐她先让一个小丫头做了先锋,看效果好才同意的。”

红袖眯眼搓搓手指,还在回味揉捏那个小丫头脸蛋的滋味,那手感还真是没得说,比平日善保养的自己都好,她都有些嫉妒了。

“绿乔姐,那个木嬷嬷还真有点本事,就是不知她那个擦脸的东西贵不贵,是在外面买的?还是她自己做的?

要是自己做的,那我以后还真要多去亲近亲近她,到时好捞点好处。”红袖故作坏笑着说。

“你呀,先前还嫌人家瘦丑老穷,现在又想和人家亲近要好处,你可真是个坏丫头!”绿乔无奈的点点她的头。

红袖听了这话,却是笑得更欢了,坏才好,她就想坏点,坏才没人敢欺负。

***

汀兰院

“香豆,怎么样,我的脸好点了吗?”

钮钴禄芯兰把脸凑近一旁的香豆,满眼期待兴奋的问。

香豆仔细看了她的脸一圈,特别是鼻子这个重灾区,随后笑着猛点头:“小姐,您的脸看着比原先好多了,没那么红了,这些疙瘩好像也小了不少。”

“真的?”

钮钴禄芯兰乐着跳脚,咧着满口白牙,像个小疯子似的又凑到其她几个小丫鬟跟前,等她们也点头满口“是是是”后,才满意的又坐回桌边。

她仰着脸对着木兰娇声要求:“木嬷嬷,继续吧。”

她也要香香的,美美的。

木兰却是拿过小瓷瓶直接递给她,站起身准备回去了。

既然这任务已经圆满达成,她也该回去沐浴捯饬捯饬自己了。

钮钴禄芯兰接过瓷瓶,愣愣的看着木兰的背影,不屑的撇撇嘴,顺手把瓷瓶递给一旁的香豆。

“来,好香豆,你帮我擦,刚刚你在旁边看清楚怎么擦了吧?”

这个木嬷嬷自觉有点本事还矫情起来了,以为自己没她不行吗?可笑!

香豆迟疑的点头:“小姐,奴婢记清楚了,应该没问题的。”

她觉得那些动作还蛮简单的,就是要小心轻着点,毕竟她这是第一次上手,要是弄疼了小姐,那可就不好啦。

钮钴禄芯兰坐在那,期待娇笑着仰起脸,她要香香香,她要美美美!

《清穿之木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