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荆棘雪晴天》荆棘 HE 荆棘雪晴天年下攻

荆棘雪晴天

短篇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荆棘雪晴天》的小说,是作者雪染冬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请不要推开我,即使你身处黑暗,如果不能一起面向晨曦,那请让我留下陪你。 因为有你在,我才勇敢。 ——北小小 那天过后,北小小和南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00:05: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荆棘雪晴天》的小说,是作者雪染冬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请不要推开我,即使你身处黑暗,如果不能一起面向晨曦,那请让我留下陪你。 因为有你在,我才勇敢。 ——北小小 那天过后,北小小和南

《荆棘雪晴天》免费试读

请不要推开我,即使你身处黑暗,如果不能一起面向晨曦,那请让我留下陪你。

因为有你在,我才勇敢。

——北小小

那天过后,北小小和南倾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只不过那晚北小小心跳过快很没出息地晕了过去,让南倾笑话了好几天。

北小小并没有私人的通讯设备,妈妈是不会给她买手机的,病房里也没有电视可以看,恰巧南倾去复检不在。

她无聊极了,那本故事书不知被她反复读了多少遍,她今天一点也不想看妈***照片。

还好潇潇阿姨给了她一份报纸解闷。

“哈哈哈哈。”

复检回来的南倾还没踏进门就听到屋里北小小传出的阵阵笑声。

“报纸这么好看?”

南倾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坐在病床上大大的展开着的报纸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少女娇小的身影,只露出两只小脚丫。

“呀!你回来了……哈哈哈哈…”

北小小欣喜地把报纸往下拉了拉。

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眨巴眨巴地看着慵懒地倚在门框的南倾,然后低头看了看报纸再看了看他最后发出一阵爆笑。

南倾:???

他大步走过去,拉下北小小挡住小脸的报纸。

北小小只觉得搭在自己额头上的那双手冰凉凉的,惬意的眯了眯眼,难得没有打开南倾的手。

南倾收回了手,好看的眉头紧蹙,寻思着这丫头也没发烧呀。

“好了,你看。”

北小小翻着报纸,一只手指着一处示意他看,另一只手捂着嘴憋着笑。

南倾接过报纸,不解地看着北小小指着的那一处,几个大字和一张满是泰迪熊的照片映入眼底。

片刻少年有些恍然大悟,目光闪烁。

“小丫头喜欢这只熊?”

以前倒是听顾一辰说过,女孩子大多都会喜欢这种粉粉嫩嫩看上去柔软的玩意。

“啊?不是…喜欢这只。”

北小小嘴巴微张,明显没想到南倾会这么问,顺着南倾指的一只粉嫩嫩的小熊看去。

她眨巴眨巴眼睛老实地指了指旁边那只棕色的泰迪熊,然后又奇怪地看他。

他难道没发觉这个棕色的熊看上去跟他很像吗?虽然她也不知道哪里特别像,硬要她说的话,也不是没有。

泰迪熊琉璃一样的眼珠,浅浅的茶褐色闪着光,上扬的那抹弧度神似初见南倾时那个痞痞的笑。

反正北小小就是觉得这个熊特像照着南倾印出来的版本,憨憨的样子让她一看就忍不住想笑。

“听说还跟复读机一样会模仿人说话呢。”

北小小又乐呵地说着,黑色的眸里带着浅浅的光。

少年看着北小小指着的那只棕色的泰迪熊,只觉得有几分眼熟又想不起来。

他看北小小傻乎乎的样子不禁轻笑,目光经不意扫到报纸上另一处新闻,豁然冷了眸。

北小小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忽的瞪大了眼,那是报纸头条,写着钢琴小王子留学回归,上面还附上了一张照片。

北小小诧异,

“南倾,这个你兄弟?”

照片上坐在不菲钢琴前的优雅少年侧脸的轮廓像极了南倾,若非气质不同。北小小都要以为照片上的人是南倾。

用北小小的心里话来说,这个照片里的人长得比刚刚的泰迪熊更像南倾。

但相比之下,北小小打心底还是更喜欢那只泰迪熊。

她看报纸都不按顺序看的,一早就被像极南倾的泰迪熊吸引了目光都没有注意头条写了什么。

“不是,长得像而已。”

仅此而已。

他轻声说着,不带一点情绪。

少年眸子微冷在接触到北小小疑惑地询问他的目光时,忽的眉眼温柔。

“哦。”

也是,世界这么大。

有长得像的人挺正常的。

北小小没有迟疑地收回目光,重新看起了报纸。

傍晚的时候,北小小从复检间出来远远地瞥见那个像光一样的少年置身黑暗里漫不经心地倚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打电话。

少年好看的眉宇间充满淡漠,灰白的烟雾在他的手指间环绕,烟雾在空中一圈圈地散开来。

一时间她只想到了两个词疏离冰冷。

北小小站在原地神情恍惚,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南倾。

直到见少年打完电话把手机放进了衣兜里,她才抬脚漫步向他走去。

少年似乎发现了向他走近的北小小,他转身掐灭烟蒂扔进垃圾桶里,先一步走出黑暗向北小小走去。

然后在距离北小小一米远的面前停了下来,他身上有烟草的味道。

北小小似乎知道南倾在想什么,她径直走到他身旁比划了一下。

好吧够不到他肩膀,北小小只好朝他手臂来了一拳开口提议。

“抽烟身体不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你复查得怎么样了?”

南倾收起戾气眼里带着柔光,不答反问,他的目光未曾离开过她。

他知道的,她鲜少到外面走动。

“我呀情况挺好的。我只是有心脏病,但又不是只能待在这里吹不得风。”

北小小努努嘴,耸了耸肩,仿佛早就预料到自己的情况好转一样。

她见南倾有些迟疑,一把拽住他的手拉着他走,一边走一边企图说服少年。

“好了放心吧,只是去外面的空地走走而已。都好久没出去走了,就当陪陪我了。”

娇小的少女奋力想把少年拉出去,没有瞧见少年微微错愕的表情。

他瞧着她廋弱的背影怕伤到她,只好依着她跟上她的脚步。

医院外面的空院很大,深邃的星空拉开夜幕,繁星点点,让北小小下意识想到了身旁少年的眼睛。

“这外面的空气真好。是吧?”

她松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感叹着,转头询问他。

“嗯。”

南倾附应着,目光轻轻地扫过傍晚鲜少有人走动的空地。

“你看,今晚星星这么好看。”

北小小指着天空,有些惊喜。

她真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出来走走了。

“嗯。”

南倾配合地抬头望了一眼,倒是跟往常没什么区别,又瞥见北小小一脸惬意。

还真是容易满足的丫头。

“其实,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

北小小幽幽开口。

“羡慕我?”

南倾不解,略带苦笑。

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羡慕他。

“是呀,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都有好多家人朋友陪着你过来。我都是一个人,不过我也习惯了。”

北小小回想着,双眼抑不住羡慕。

那种很多人陪伴在身边嘘寒问暖的感觉对她来说真的是奢望不及,想都不敢想。

南倾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听着北小小说,手紧了紧。

“其实吧,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有一个阿姨领养了我,我叫她妈妈。刚开始她对我很好很好。”北小小顿了顿,有些嘲弄,

“后来我发现了心脏病才知道她是因为失去生育能力想得到家产才领养的我。”

“然后呢。”

少年淡淡开口询问,语气极轻,嘴角却也扬起了讽刺的弧度。

世人无非如此,谁都做不到无缘无故对一个没有关系的人好。

可偏偏有时候有血缘关系的人薄情得还比不上一个逢路的陌生人。

“后来啊,我的情况不是很稳定,她就再没来看过我了。我也都习惯了。”

北小小双眼黯淡地看着地面,语气也极轻,然后抬眸嘴角弯弯地看着他,

“不过,你不一样。”

还不等南倾问出口,一只玩偶打扮的人从不远处蹦蹦跳跳地来到他们面前,朝他们递了一个小本子。

“咦,心愿调查问卷?”

好奇的北小小礼貌接过,那个穿着玩偶打扮的人朝她做出拜托的动作。

倒是也挺常见的,应该是这附近的学校学生暑假做的调查问卷吧。

北小小想了想,还是很认真地在小本子上唰唰地写,一边写一边用手挡着生怕南倾看到。

毕竟她里面还写了看烟花的小心意,南倾看到估计会笑话她。

然后把小本子翻了一页递给南倾写。

南倾一愣还是伸手接过随意写了几个字然后拿给玩偶打扮的人。

那个人接过朝他们鞠了一躬又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影响他们刚刚的话题。

“刚才你说我哪里不一样?”

南倾喉咙微紧,他看着那个一脸坚定的女孩眼神微暗地缓缓问着。

“你很好。”

北小小仰头一脸认真地回答他。

“可如果我不是好人呢?”

南倾揣摩着北小小的话,收敛了笑意,深邃的眼望不到边。

又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却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他的确不是个好人,可他怕吓着她。

“哈哈,你是坏人,那我岂不是坏人的朋友?”北小小毫不在意,仍是眉眼弯弯。

于她来说,她在孤儿院见过的形形色色的“好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她差点忘记好人是什么样子的。

何况,好人该是什么样子,坏人是什么模样?太多的人都分不清好坏了,又怎么能去定义他们?

也没有什么人是决定的。

“再说了,坏人又如何?”

北小小深吸一口气凑过去牵起了他的手,看着他眼神坚定。

南倾眉眼一动只觉手心微烫。

他骤然笑了,笑得释怀。

《荆棘雪晴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