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将军不容易》将军不容易晋江 鬼畜 将军不容易帝王攻

将军不容易

古代言情连载中

《将军不容易》作者:侧耳听风,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阮小姐,那姑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几口鱼肉,彻底把阮泱泱给撂倒。 一整天下来,她都躺在床上,甚至只喝了几杯水,再也吃不下东西了。 小棠和小梨两个丫头里里外外的奔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2 18:06: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将军不容易》作者:侧耳听风,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阮小姐,那姑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几口鱼肉,彻底把阮泱泱给撂倒。 一整天下来,她都躺在床上,甚至只喝了几杯水,再也吃不下东西了。 小棠和小梨两个丫头里里外外的奔波

《将军不容易》免费试读

几口鱼肉,彻底把阮泱泱给撂倒。

一整天下来,她都躺在床上,甚至只喝了几杯水,再也吃不下东西了。

小棠和小梨两个丫头里里外外的奔波,她们俩显然很着急,又好像被吓着了,随着天色暗下来,阮泱泱又睡着了,两个丫头更不由暗暗叹气。

她们俩害怕的是如若将军忽然回来了,见阮泱泱一天下来都没见好,会不会生气。

不过,他们两个人显然是想的太多,因为在傍晚时只有亲卫过来询问了一下阮泱泱的情况,邺无渊并没有回来。

阮泱泱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翌日清晨,她是被饿醒的。

睁开了眼睛,她缓缓坐起身体,于床上伸展身体。

睡得太久了,身体都僵硬了,不过除了饿,那些不适感都消失了。

尽力的将身体舒展开,某一处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不过真的很舒服。

一番折腾,下床,从里到外的换了一身衣服。

打开卧室的门,却发现那两个小丫头就趴在小厅的桌子上睡觉呢。

“天亮了,快醒醒吧。若还是困倦,就回房间再睡一会儿。”在另一个椅子上坐下,阮泱泱一边轻声道。

她发出声音,那两个丫头顿时醒了,一前一后的坐起身,看向阮泱泱,“小姐,你好了。”

“好了。看你们俩,黑眼圈都出来了,趁着这会儿厨房刚开火,你们俩回房间再睡会儿吧。”她吃了几口鱼肉,不止折腾了自己,还把她们俩累的够呛。

“小姐舒服了就好,昨天一整天都在床上躺着,恹恹的,奴婢都着急死了。”小梨站起身,摸了摸水壶,里面的水还温着呢,立即给阮泱泱倒了一杯。

“这是我的身体对水产食物产生的防卫,我的身体将它们视为有害物质,所以加以攻击。待得将这些有害物质尽数消灭,我也就没事了。总的来说,没达到致命的程度,还是很幸运的。”有些人,吃一口不能吃的东西就会过敏而死,那才是倒霉。

两个小丫头互相看了看,显然阮泱泱一番话把她们俩说迷糊了。

“小姐,奴婢去取水,你好好洗漱一下。”小棠话落,就跑进屋子里取水盆,又匆匆的跑出去了。

“将军可在我昨天睡着的时候又来过?”看了一眼外面,也没瞧见亲卫的身影。

“没有,将军昨晚没回来。”小梨摇头道。

“整晚没回来?”叹口气,这邺无渊此次回来,应当也不只是休息那么简单。

那天刑狱司的钟大人过来,应当也不只是给邺无渊做挡箭牌,她记得这两个丫头说,那时他们俩是准备出去的。因为她吃了鱼肉过敏发作,邺无渊才匆匆的回来。

“小姐,其实将军看起来很吓人,不过,他也有很耐心的时候。小姐你那时神志不清,将军很着急的样子,又唤你泱儿。”小梨不敢说她和小棠的猜测,但是可以迂回的说。

“泱儿?没大没小。”阮泱泱微微皱眉,这邺无渊,不承认她长辈的身份就算了,还跟老夫人一样叫她名字。

小梨哑然,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算了,他不把我当长辈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比我年长。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计较。小梨,你把吕长山那天送来的名册给我拿过来。”她就不信了,摆不平这小子。

想她所制定的目标,就没有达不成的。即便过程艰难,她也从不会认输,只会越挫越勇。

小梨应了一声,之后快步的去拿名册。

太阳跳到了天上,庄园里一切如旧,临近邺无渊的生辰,该准备的东西差不多都运过来了。

别的地方没有装扮,倒是这月亮门内外挂上了灯笼,又重新洒扫修整了一番。

阮泱泱查看了一下,较为满意。

站在月亮门外,阮泱泱一袭素裙,不施粉黛,她也依然明媚无双。那时过敏之后的神志不清,好像根本不是她,端庄从容的小姑姑是不会出错的。

“所以说灯笼不能挂的太多,若是太多,反而适得其反,像什么烟花之地。”明明喜庆之物,可若太多,真的有点儿不正经。若是以前,她可不会这么想,但之前曾路过这盛都的烟花之地,那可真是眼花缭乱五花十色。

小棠和小梨站在后面笑,蓦地,小棠扭头,忽然瞧见庄园大门那边有人过来了。

她仔细的盯着看,忽然间眼睛也跟着睁大了,“小姐,将军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个姑娘。”

闻言,阮泱泱立即扭头看过去,他们已经从回廊上下来了,正往这边来。

一行人,后面是亲卫,走在前的是邺无渊,他太扎眼了,甭管这天上的太阳有多耀眼,他身上的冷锋都足以与阳光一较高下了。

不过,眼下阮泱泱也顾不上去看他了,他身后的确跟着一个姑娘,但却是一身劲装。眉目英气,却又透着一股冷色,这气质倒是和邺无渊挺像。

随着走近,看的更清楚了,这姑娘可不止冷,杀气很浓啊。

阮泱泱的视线从那姑娘的双脚一直游移到她的脸,几秒前她生出的自家猪会拱白菜的欣慰顿时荡然无存,这姑娘应该是邺无渊的下属。

到了近前,邺无渊也停下了脚步,他微微垂眸看着那明媚如骄阳一般的人,“好多了。”

他的眼睛跟X光没什么区别,阮泱泱微微扬起下颌,“已经好了,几口鱼肉,分解没了,也就恢复了。还是要谢谢将军,听她们俩说,我都吐到你袍子上了,抱歉。”

“没事就好。”邺无渊几不可微的颌首,看她就是没事了。

笑意犹在,阮泱泱又看向那个姑娘,那姑娘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那姑娘先拱手微微俯身,“阮小姐。”

她认识自己?

阮泱泱点头,亦回礼。

就在这时,后面的亲卫让开,一个华袍男子大步走来,一身亮闪闪,华丽的刺眼。

“我说将军,你就稍稍等等在下,这心上人还能跑了不成?哎呦,阮小姐,一直只闻其名,今日终于得见。传言不可信啊,阮小姐可比画像里更美。”那男子到了近前,一眼看到阮泱泱,他就笑的不行。

阮泱泱看着他,视线从上至下,这人够莫名其妙的,她很有名么?

《将军不容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