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天下足球巴萨王朝 419文 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大叔受

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

现代言情连载中

潇湘伊澈新书《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由潇湘伊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逸风,薛云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哦,尸体处理的蛮干净的。” “哼”薛云谦

|更新:2021-01-08 20:06: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潇湘伊澈新书《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由潇湘伊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逸风,薛云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哦,尸体处理的蛮干净的。” “哼”薛云谦

《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免费试读

“哦,尸体处理的蛮干净的。”

“哼”薛云谦气的咬牙切齿,楚天则是黯然的垂下眉,一脸受伤,却没有丝毫如以前一般一样是虚伪的成分。

不在打算兜圈圈,天楚黯然这神色。

“原来我身体里也有法力,我只是抬手指这尸体,叫声火,然后尸体自己就燃烧起来了。”

明明是这般令人骄傲的事情,而小小的人儿窝在薛云谦怀里,有丝委屈。

“真的?”风然似不可置信,睁大了眼睛。

“哼”薛云谦转身走人,居然以为他们骗她,可恶,那个矮冬瓜真可恶!

只见风然呆愣在原地,在魔兽的世界,法力是可以自主的调动空气中的元素。

只要不是脑袋被砍掉,或者是断气过长时间,只是个断胳膊断腿,一天时间内,都是可以复原的,而在人类的世界,空气密度不浓厚。

更重要的是,就算天楚有法力,也比是低微的可怕,只见风然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见那两个家伙离去,也未置一言,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天楚腿上的毒是很有可能被空气的中优质元素修复的。

但是,到底要多久,谁有知道,说不定,要五十年,六十年。何必,空欢喜一场……

客栈,有三个不大的娃娃,住一间房,生活拮据显而易见。食客们也都报以了同情的目光。

没错,这三人,就是刚刚被灭了门的三个小家伙,而他们至今仍留在京都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看中了程家第一财主的财势,想要小小打劫一番。

“比武擂台?”

薛云谦一副不解的模样。

“没错”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点点头,心意相通,可见一斑。

薛云谦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狐狸精模样的家伙笑的Jian诈。

“狐狸精!”

说完立马起身就跑,后面传来了茶壶打在门框上的声音,好险好险。薛云谦又加快了脚步。

三年,一切都没有变,云丞相府,有一个仗势欺人的二夫人,自三年前怀孕诞下云苏小之后更加气愤与嚣张。

本来仗着诞下麟儿争夺丞相府的权势,结果居然生了给赔钱货。

二夫人照旧坐稳当家女主的位置,大夫人仍旧日守枯灯,不理世事。

而发生改变的,是三年前的那个黑衣男孩白逸风,和白衣男孩云少陵之间,更加亲密,更加无间的感情。

“少爷,不要丢下逸风,逸风要去保护少爷”已经十一岁的黑衣少年拽紧白衣男孩的包袱,一副死活不撒手的架势。

云少陵俊朗的面容依旧表情淡淡,只有相处了三年之久的白逸风知道,这是少爷的保护色,为了不受伤,而给自己渡上的一副面孔。

“哟,老爷可真是开了眼了,终于把你这个小贱人生的不知是谁的下贱胚子给送走了”二夫人挥舞这帕子,以看垃圾的表情上下打量那不太高的小男孩。

而旁边的侍仆们仍旧嗤笑不断,一样的地点,一样的场景,一样的人。不一样的是,云少陵眸色不变,只有衣衫下的手微微颤动。

“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云少陵眸光似冰寒,直视白逸风,冷冷言道“放手!”

音气若腊月冰寒,白逸风微愣的瞬间,云少陵已经从白逸风手中抢过包袱,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

可怜的少陵,你终于离家了,在那里生长起来,长大八成性格扭曲。

“哟,恼羞成怒了啊”最喜欢欺侮云少陵的虎子对这云少陵潇洒的背影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又转过头看着不可置信的白逸风。

没有了愤怒,有的只是同情。

“小逸风啊,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以身护了三年的主子,有了好的去处,就把你当做沙袋留下仍我们打骂,你说你人不大,怎么眼光就那么不好呢。”

就连素以阴狠狡诈在白逸风和云少陵心中闻名的二夫人,都有些不忍,那个小贱人生的儿子,居然这忒狠心。

三年时间,次次以白逸风这漂亮的小子受伤为止。最重的一次,肋骨打断了四根,而此时,在这群日日欺负他二人的丞相府,云少陵拍拍屁股人就走了。

而白逸风似没听到周围的说话声,眼神只注意着那道飘逸的白色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好似全身的力气被人抽尽了。最终身心受创的情况下,腿一软,屁股重重的砸在地上。

“不信。”

他对自己说,可是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二夫人一众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们对这么可怜的小孩子没有再虐待的兴趣。

心中同情,劝慰一两句,已经是极限了,是不可能多加照顾的。一众人如来时一般,以二夫人为首,依次退出。

清索的小院子里,一个黑衣男孩,脸色异常的孤寂受伤,脸埋在膝下,泪水一滴滴的浸透了衣衫。

好似,一只没有人要的流浪猫,记忆回溯到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少爷虽待人冷淡,但仍会很细微的关心自己。

对待自己爱吃的食物,少爷很帅的将盘子甩到内屋的小塌上。

“少爷我今天没食欲,逸风替本少爷吃了。”

语气强硬,却含这暖暖的温馨。

在天气转寒之时,少爷更总是会说噩梦,甚至连他都怀疑,为什么每次天气一冷,少爷就会做噩梦,然后少爷很嚣张的拿个茶壶丢到自己的床上,看着晕湿的床单,很嚣张的摆摆手。

“本少爷做噩梦了,逸风上来陪我睡”

每一次,每一次,那么美好的少爷,为什么?为什么会丢下自己?

一直哭一直哭,哭到似要将男人一生中的眼泪流尽,一个从小认定的主子,并不断告诫自己誓死效忠,而突然有一天,那个主子对自己说。

“其实你是我的累赘。”这种感觉,好难受,好难受。

白逸风站起身,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坚韧,没有愤怒,也没有后悔,拳头紧紧的攥着。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哭泣,人生之中,第一次真心对待一个人好,那那人却——不稀罕,既然这样,天不容我!我就灭天而行。”

《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