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剑指修途》剑指修途第一百一十五章拜师 耽美 剑指修途妖孽受

剑指修途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剑指修途》的小说,是作者墨枳冕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顾惜湛冷冷地看着众人,看着他们谩骂她的狠辣、看着

|更新:2021-01-09 10:04: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剑指修途》的小说,是作者墨枳冕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顾惜湛冷冷地看着众人,看着他们谩骂她的狠辣、看着

《剑指修途》免费试读

顾惜湛冷冷地看着众人,看着他们谩骂她的狠辣、看着他们庆幸自己没有陨落、看着他们欢呼庆祝凌霄剑派余孽终于伏诛……

看着慕容雪已收拾好那副狰狞的面孔,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她剩下的男人们也确实更怜惜她;

她看着那些人更加小心温柔的哄着慕容雪、看着周围的修士或夸赞她的功劳、或劝慰她不要过度伤心,看着慕容雪终是露出一个坚强的微笑,以及她坚定起来的表情……

突然觉得有些疲惫与悲凉:为什么,这些人害的他们如此凄惨,却没有遭报应呢?天道难道没有听见东洲之上有无数冤魂在哭嚎么?可惜,哪怕她入了魔舍了命,也不能报了这血仇。

看了看自己残破的尸体,以及尸体旁边散落的碎石和有些坑坑洼洼的地面,从心底涌起一种力不从心的无奈与自嘲,这是她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上一次,是宗门破灭那天,而第二次,则是她死后……

没错,她已经死了。

不但尸体残破不堪,她的神魂也已尽数泯灭,现在剩下的,不过是因为,她执念太深、心魔太重,终是在自爆时凝成了一股残念。

九泯崖确实神奇,压制了修士的神识,才使得残念没有被任何人察觉。而且,顾惜湛又看了看那些碎石,出窍期自爆的威力,少说也能灭杀一个普通化神初期了,却并没有给这座崖带来太大的伤害,这里不简单。

她又有些遗憾的想,如果不是慕容雪身上好东西太多,凭借刚才的自爆,起码还能抹杀几个出窍,现在倒好,白白让这些人欠了慕容雪因果。

再过百年,世间怕是没几个人还会记得凌霄剑派曾经的辉煌了……但愿剩下的同门能使得宗门传承不绝……自己现在这样,要比原来设想的更好,起码可以一直看着宗门与家族了……

顾惜湛想着,就准备转过身去,不再关注仇人的嘴脸……突然,她看向九泯崖的入口处,脸色大变:惊骇、痛苦、思念、难以置信……她闭了闭眼,压下眼底的慌乱和恐惧,继而睁大眼,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

远处的男子身材修长,面容冷俊,修眉斜飞,黑眸锐利,紧抿的唇线没有一丝弧度,身上的青袍满是血迹和污浊,破烂不堪,左臂被齐肘削断,他却根本没有在意,只是随意用布条将伤口包住,也不去理会不停渗出的血;右手紧紧地握着剑,他一步一步走来,如同慢慢出鞘的剑,冰冷而杀气凛然……

像,真是太像了!在众修士眼里,这个男子,不论是表情神态还是气质动作,都和刚刚自爆的顾惜湛有八分相似,他的身份也就呼吁而出——他是凌霄剑派顾修宸唯二的徒弟、也是顾惜湛的道侣,谢柯,谢恒静。

你怎么来了?你不该来的,我已经……无法再照顾你了,没看见你,我还能骗自己说你很好,现在,你来了,我又怎么能安心?

顾惜湛看着他,开始发抖,她觉得天上仿佛有一双眼冰冷而嘲讽的看着她:她以命相护的、最终都难以保全,她的挣扎反抗、她的不甘绝望,在那双眼看来,就好像妄想挡车的螳螂,愚蠢又不自量力,只不过徒增笑料罢了。

慕容雪看见谢柯,脸上放佛多了分光彩:“阿谢,你怎么来了?哎呀,你怎么受伤了?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边说边拿出丹药,准备帮谢柯疗伤。

谢柯避开她,看着有些委屈的慕容雪,毫无感情地说:“慕容尊者,在下无福消受尊者亲近,而且世人皆知我是阿湛的道侣,亦是凌霄剑派余孽,尊者还是莫要如此称呼我,以免坏了尊者清誉。”

说罢便不在看她,直直走到顾惜湛尸体旁,蹲下身,慢慢伸出手,握住顾惜湛残破的左手,轻声唤道:“阿湛……”

顾惜湛看着他颤抖的手,微微抖动的肩,忽然不忍心再看,心底一片悲凉。

谢柯虔诚的吻了吻那只手,慢慢直起身,看向众人——黑眸更加深不可测,脸上出现了恨意,除了杀气,还多了一种决绝——有人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人实在是,太像顾惜湛了!

慕容雪抿了抿唇:“阿谢,你是在怪我么?怪我当年没有把你从顾惜湛身边带走?她已经死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不管你经历过什么我都不在意。至于凌霄剑派,只要告诉别人,你是为了收集他们勾结邪修的证据,才不顾危险的潜入门派,甚至……甚至还委屈自己和那个余孽结为道侣,绝对没有人会怪你的。”

“哈哈哈哈哈……”,谢柯眼中有恨意一闪而过,他突然咧开嘴,笑得嘲讽,声音中满是低低的哀伤,“余孽……余孽?她如果是余孽,我又是什么?她为什么会成为余孽,诸位不最应该心知肚明么?”

他双眼通红,眼角隐隐有湿意,“连逝者的声名都不忘去诋毁,慕容尊者真是令柯佩服不已。”

慕容雪闻言,脸上一阵扭曲,又飞快地恢复之前的深情,还没等她开口,谢柯又接着说:“凌霄剑派和邪修勾结?呵呵,你们也真有脸说的出口,真相如何,你们自己也很清楚……”

他的眼神慢慢从每一个人身上滑过,一字一顿“我、等、着、看、你、们、不、得、好、死!”

有人满脸通红,额角青筋暴起,想要动手,却又因为没有摸清慕容雪和谢柯的关系,不得不强行忍下。

视线重新回到慕容雪身上,谢柯嘲弄道:“你是舍不得我的纯阳之体和剑种吧?何必用深情掩饰你的贪婪?”

不由感到一阵烦躁,逃亡这么多年,哪怕顾惜湛一直护着他,但看着顾惜湛一次次身受重伤,心魔缠身直至彻底入魔,他并不比顾惜湛好受半分,哪怕今天一改他往日的行事风格,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心里也没有丝毫痛快与解气。

他想起阿湛当年说过:你永远也不可能叫醒装睡的人。

默默在心里说道:阿湛,我终于明白这么多年,你为何从未想过澄清,你早就明白辩白已无济于事了,可惜我现在才懂。

他拔剑:阿湛,你说的对,血债只有用血才能洗刷,所谓的谈判和解,都只是弱者的借口。

因为有了顾惜湛的例子,众人并没有被谢柯的攻击伤到,而且,尽管身体状况没有顾惜湛那么糟糕,但是谢柯的实力显然弱于顾惜湛,而众人中实力不济的,早已被顾惜湛杀了。

所以,哪怕谢柯的剑同样干脆直接,哪怕剑气纵横,滴水不漏,众人也一点都不担心,拿下他是迟早的事。而且,有人呼吸急促起来,纯阳之体,如果没看错,这个谢柯还是单火灵根,那可是上好的炉/鼎呀……

谢柯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咬咬牙,鲜红耀眼的火缠上了手中的剑,这火炽热无比,哪怕是化神后期的修士也不愿被它缠上。

“天!居然是天火!”

“没想到他居然有天火,品阶还不低!”

众人更加兴奋,那可是天火呀,得到它,修仙途中,绝对能更进一步!

谢柯一语不发,毫不在意他们不加掩饰的贪婪与恶意,他只想让他们血债血偿!然后……他就可以去陪她了。

顾惜湛从天火出现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她眼中满是绝望:我怎么忍心看着你陨落呢?!可是……对不起,是我无能……

谢柯闷哼一声,把嘴里的腥甜咽下,他知道,差不多了:手中剑更加凌厉,却不是刚才那种简单直接的劈砍刺削……

剑影重重,最终出现了一只由烈火形成的重明鸟:火焰形成的羽翼不见丝毫温度,反而寒光闪闪,重瞳冰冷的注视着敌人,一声清啸,展翅冲入人群……

谢柯脸色惨白,身体也颤抖起来,可他轻笑着、快意地看着对面,轻声说了些什么,便震碎了丹田和元婴,用剑气搅了神魂——他早就服了毒,即使不自尽,也活不久了。但他宁可死的更痛苦些,也不愿自爆——他怎么忍心再损伤阿湛的尸体呢?

在谢柯向后倒下的那刻,顾惜湛便反射性地上前,张开双手,想要接住他……眼睁睁看着谢柯的身体穿过自己,倒在冰冷的山石上……是了,她已经死了,别说保护他,连触碰都成奢望。

顾惜湛慢慢地转过身,看见谢柯就躺在自己的尸体旁,唇角还勾着笑,宛如沉睡。可是,她知道、知道他、已经死了。在谢柯搅碎自己神魂的时候,她便寻觅不到天地间属于他的气息了,从此,碧落黄泉,不见卿踪。

“啊!!!!”如同九幽般令人绝望地嘶吼,可惜天地之间,再也没有生灵能够听见。

慢慢地跪坐在谢柯旁边,顾惜湛低头看着他,喃喃低语:“你看,现在的我连为你收尸都做不到,你又何必还记得那句狂语?”

谢柯最后一句话实在太轻,哪怕手段高明的慕容雪都没有听清,但顾惜湛听得分明,他说:“阿湛,你说过要和我共证大道,又怎能丢下我先走?”

当年的顾惜湛,作为年轻一辈第一人,虽不骄狂,但她骨子里的自信与骄傲不减半分——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够飞升,而她的行事风格又充满剑修的直接与果断,所以在发现自己对谢柯的情意后,她没有一丝犹豫,约他出来,很直接的说:“阿柯,我心悦你,你可愿与我结为道侣,同我共证大道?”

当时谢柯只是愣了一瞬,便笑起来,很干脆地把手交给她,“我愿意!”

不问顾家的

《剑指修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