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田喜嫁》花田喜嫁 拐个狼王当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 花田喜嫁同人女

花田喜嫁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花田喜嫁》是大丑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蒋氏,杨桂香,书中主要讲述了: “什么?!他竟然还私藏了一个!你听谁说的!”

|更新:2021-01-11 10:02: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花田喜嫁》是大丑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蒋氏,杨桂香,书中主要讲述了: “什么?!他竟然还私藏了一个!你听谁说的!”

《花田喜嫁》免费试读

“什么?!他竟然还私藏了一个!你听谁说的!”

蒋氏白胖的脸一阵扭曲,拍着炕沿咬牙切齿,“都是白眼狼!这还没长大呢,就知道往自己屋里划拉东西了!咳咳……”

田Chun叶拍着自家老娘的背,想起早上锦玉儿对自己说的话,略显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深以为然的光,“就是!娘,俭堂哥他可真是厚脸皮!我去把他叫来!他拿了咱秀玉的东西,可不能就这样白白便宜了他!”

她是田家大爷跟蒋氏的老闺女,老俩口把她心疼得跟眼珠子似的。又贴心,用蒋氏的话来说就是她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是养了这个闺女。当然这个贴心仅限于贴蒋氏的心,至于其他人的,就不得而知了。

“Chun叶儿,把你三叔叫来!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

***

田家分灶不分家,家里的事务分配由大房的统领对外的一切事宜,二房负责族里庶务处理。而落落家则负责掌管整个田家的土地。

听起来好听,但其实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角色。时下的农人,收成大都靠天,年成好了,她家不会受到夸奖;年成不好的时候,却会受到全家人的指责。又加上田家人多地少,粮食总也不够,因此落落家年年都是被批评的那一个。

钱粮调配属于庶务一列,自然是由二爷来统管。仓房的钥匙则是保管在蒋氏手中。

因此每个月初,蒋氏就会跟二爷一起开仓分粮分钱,各家派人领足一个月的吃用。

说起这个分粮钱,里面还很有几分说道。

田家大伯田文良由于读了几天书,在安平县衙里领了一个吏目的差事。主要负责整理文书,是一个比九品芝麻官还小的职位。但在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户人家看来,这已经是天大的出息了——吃皇粮啊,多么光鲜而又亮丽的名词。

于是田家分粮的时候都会先可着大房来分,一是因为他家要对外,各种人情往来,无一不要脸面;二是因为田大伯在外做事,总不能让他饿得面黄肌瘦的。

然后是男丁最多,劳力最多的二房,最后才是落落家。

因此到了落落家,剩下的粮食大都是糙的不好的,且数量常常也不够。因而每每到了月底,落落家都是干一顿稀一顿的凑合着。也幸亏杨桂香有一双巧手,能时不时的靠绣活贴补点家用,因此她们家的日子虽然过得紧张,但也不至于饥不裹腹。

然而二房的刘杏儿却没有杨桂香这样的贤惠与巧手,又加上她家十口人有四个都是正在长身体的小子。因此就算她家分的粮钱比落落家多,她也能把日子过得穷困潦倒,那几个小子也跟饿死鬼投胎一样,见到吃的就俩眼放光。

现在是月底,正是要干稀结合的时候。但是今天却有些不同。

杨桂香早就将前几天杨大舅来时给落落留的兔子剥皮,并抹了各种调料,风干了几日。今天入味入得正好,因此她起了一个大早,将风干的兔肉剁成均匀的小块,用上从山林里采来的野菇炖得香香的,又破天荒地烙了一些过年才会吃的玉米面饼子。

虽然杨大舅已经明言不许落落娘将这兔子分给田家其他人。可是落落家上到爷Nai,下到落落自己,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因此当开饭的时候,杨桂香特意挑了多多的肉,满满的舀了两大碗出来,并一些饼子,“八郎,一会儿跟你哥哥一起把这个送给大爷二爷。”

小八还小,刚好是学会护食的年纪。因此他一脸的不情愿,赖在田落落身上不起来,“我不想去……”

落落抿着嘴笑,咯吱弟弟,“快去吧,姐留块最大最好的兔肉给你。”

“那……好吧。”

看在肥美的兔子肉份上,小八皱着包子脸勉强答应了。

于是田六郎带着弟弟小八,一人端了一个大碗并数块饼子就要出门送东西去。

“三叔!我娘叫你过去!”

结果两人刚跨出院门,就见田Chun叶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脸色不善的大喊着。

“我爷在里面呢,我给你叫去……”

田Chun叶因是田大爷夫妻老来女,备受疼爱,因此养成了她暴躁易怒,说一不二的性子。小八在她手上吃过不少的苦,因此这会儿一见她心里有些犯怵,转身就要借口躲开。

然而田Chun叶眼睛极尖,一眼就看到了小八手里的大碗还有被烙得金黄的饼子。

“你给我站住!你手上拿的啥?”她劈手就把小八的衣领子拽住了。

小八一个站立不稳,手上的兔肉汤饼子就洒了一地。

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田Chun叶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然而当她看清地上滚落的兔肉块时,眼睛立时就红了,一把扒开小八,“三叔!你家竟然偷吃!家里的银钱还有肉菜都是有数的!你竟然吃独食!难怪会贪了秀玉儿的药!”

兔肉洒在地上,小八还来不及心疼,就被老姑一把推倒在地,摔了个结实。再看着她脏兮兮的鞋子踩上去,顾不上屁股疼痛,他眼圈一红,“糟了,这肉彻底毁了……”

“怎么了?”

正在堂屋摆饭的落落听到动静走出来,就见幼弟低着头坐在地上不停抹眼泪,那小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再一看田Chun叶怒气冲冲横冲直撞的样子,落落心里明白了几分,眼里也带了怒气,“老姑!你这是干啥呢!我弟弟做了什么错事要让你生这么大气!”

转眼又看地上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兔肉,她心里又急又气,说话就冲了起来,“还有这吃的,我们家好心好意要给你送去,你不吃就算了,这样泼到地上踩是几个意思?”

田Chun叶何时被人这样说过话?闻言不由勃然大怒了,跳起来指着落落的鼻子骂,“你个黑心肠的贱蹄子!自家偷吃又偷药的!还好意思这样跟我说话!快把偷的药给我吐出来!不然就拿银子来赔!”

落落一呆,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几时偷了药?啥药?”

***

推荐个好看的古言,以下是简介跟书名:一朝穿越,以鱼致富。[bookid=3230382,bookname=《鱼香满唐》]

《花田喜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