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道》宫道友 XXOO 宫道妖孽受

宫道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云惠,福晋的小说《宫道》此文是朵朵小可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转眼过了康熙三十三年正月,也不知是凝秋的话镇住了

|更新:2021-01-24 15:02: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云惠,福晋的小说《宫道》此文是朵朵小可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转眼过了康熙三十三年正月,也不知是凝秋的话镇住了

《宫道》免费试读

转眼过了康熙三十三年正月,也不知是凝秋的话镇住了怡琳,还是由于云惠软禁在采凤苑,不得出来生事,海定阁的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这日,汀兰、玉兰奉荣妃之命前来海定阁送补品,在明月楼里,亦蕊领着李福晋接待了她俩。

亦蕊看着长长的礼单,笑道:“本福晋代四阿哥、李福晋与宋格格,多谢荣妃娘娘好意,改日再亲自去延禧宫还礼。”

汀兰福了福,朗声说:“荣主子说了,东阿阿胶、一品燕窝,对孕妇都是极好的,特意让奴婢送来。”凝秋云雁面面相觑,汀兰这话听着多不舒服,分明嘲笑亦蕊受宠最多,却无怀子。凝秋斜睨亦蕊,后者仍面带微笑,连连称是。唉,福晋真是单纯。

汀兰又提及:“怎么不见宋格格,听说眼下便要临盆,荣主子特地让奴婢带几句话,当面嘱咐。”

亦蕊说:“宋格格现下在采凤苑,你一会过去便是了?”

汀兰看似愕然道:“采凤苑还有住人吗?奴婢刚才路过时,瞄了一眼,气死沉沉,还以为是废屋一间呢?”

亦蕊知道胤禛一向不喜欢将家事向外人多说,云惠软禁之事也不便相提,迟疑着不知找何借口。

只听怡琳对亦蕊笑道:“福晋可知,怀孕的人脾气特怪。妹妹前几日也犯了这毛病,奴才们有个什么动静,就惹得我心情烦燥,最好他们都出去,让我避个安静。想必宋格格也犯了这毛病了,她月份大,更宜静养。”

亦蕊颌首道:“说的是。不过,一会本福晋派人到采凤苑去看看,若真是奴才们偷懒,定严罚不怠!”

汀兰这才软了口气,行了礼,带着玉兰去了采凤苑。

采凤苑中,云惠一见汀兰,被扑上前抱住嘤嘤痛哭。汀兰皱皱眉头说:“莫如此,当心伤了孩子。”

云惜过来上茶,云惠见她便恶狠狠地说:“贱丫头,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奉茶呢?”云惜笑笑,垂手侧立。

云惠白了她一眼说:“这里不用你伺候,下去吧!”见云惜仍无动于衷,汀兰向玉兰使了个眼色,玉兰手携着云惜外头说话去了。汀兰是延禧宫掌事姑姑,虽不是主子,但也不是一般宫女可以得罪的,加之玉兰又塞了好处给云惜。屋里就剩下云惠与汀兰说体己话,玉兰则在外把风。

云惠说:“一屋子的奴才平常鬼影儿也见不着一个,今个儿姑姑来了,反更得脸呢!”

汀兰说:“别说这话,荣主子让奴婢来问问,怎么几个月也不得空去延禧宫?”

云惠这下哭啼才月前发生的事,以及她被软禁的处罚告诉了汀兰。

汀兰大惊失色,说:“糊涂啊!那李福晋,今日得见,是个多么有心计的主,你这点小盘算,早被当做利用的把柄了。”

云惠抹着泪说:“谁曾想呢?以为就算被发现,她也不能赖在我身上,谁知她如此沉得住气。”说罢,又絮叨了一阵。

汀兰“唉”一声,说:“那现下,你如何打算?”

云惠两手一摊,扁嘴道:“我能如何?在这采凤苑与坐牢无异,奴才虽不敢起加害之心,但无一给好脸色,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汀兰见这采凤苑尘土遍地,云惠身上的衣裳污渍斑斑,知她失宠后无人照顾。这在宫中已是司空见惯,而何况整个采凤苑奴才均为德妃安排的眼线。汀兰悯人之心虽起,但主子交待的事还是得办。云惠不知,还有更可怕的事等着她。

汀兰拿出一个纸包,递给云惠,俯耳说:“荣主子私下找人帮你占了一卦,说你这胎怀得定是个女孩。这里共有九张符纸,烧成符水服下,你肚里的女孩就会变成阿哥。”

云惠喜形于色,攥紧手中纸包,说:“当真?”

汀兰拍拍她的手,说:“伺候的人,奴婢会回禀荣主子,帮你换些可心的。”

过了几日,荣妃果真让内务府派了宫女竹意前来伺候云惠,而云薇云惜被派去做了打扫工作。采凤苑一干奴才不敢怠慢,认真开始干活。竹意每日服侍云惠乖乖喝下符水,那水极涩,难以下咽,但云惠想到生下小阿哥后的锦绣前程,一咬牙便忍了。

凝秋提醒亦蕊,福晋面上的事总是要做的,于是,亦蕊开始隔三差五地到采凤苑探视。亦蕊心善,加之她怀着胤禛的孩子,爱屋及乌,与云惠接触几次便不计前嫌。竹意说怀了孩子要多走动,晒晒太阳,亦蕊便说服了胤禛,让云惠的活动范围扩大到海定阁及临近的御花园。怡琳心中不满,但那亲近关怀的功夫,做得比亦蕊还到位,令阁中上下对怡琳的胸怀人品又看高了一分。

这日午时,云惠刚服下符水,胸口正隐隐泛着恶心。忽听通传,亦蕊与怡琳驾到,便打叠了笑脸迎上,说:“福晋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不该在明月楼进午膳么?”

亦蕊坐下后,说:“今个天寒,本福晋让御厨备了个羊肉锅子,《千金方》中提及:‘羊肉主暖中止痛,利孕产妇’,张仲景也写了个‘当归羊肉汤方’。欲借采凤苑宝地,让两位妹妹一同食补?”

说话间,那羊肉锅子便上来了。亦蕊亲手为二人分别盛了碗汤,笑盈盈地看她俩喝尽后,三人举箸取食。只听云惠“哇”的一声,吐了一地。原来云惠已强忍符水带来的恶心劲多时,一碗带着浓重当归和膻味的羊汤下肚,再也忍耐不住。竹意赶忙唤人来清洁,又帮着云惠拭嘴,扶她至西厢软榻上靠好。

亦蕊略带紧张地说:“妹妹怀孕已八个月,早应没了害喜症状。记得几日前,御膳房也向采凤苑进过羊汤,今个儿是怎么了?”说罢,她又紧张地看看怡琳,见后者安然无恙,若是她安排的羊汤出了问题,那真是大大不妙。

云惠憔悴地倚在榻上,轻轻拍着胸口,说:“福晋的心意,云惠领受了。近日体虚,受不得大补,辜负福晋了!”

亦蕊关切道:“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怡琳,你说呢?”

云惠无力地摆摆手,艰难地说:“云惠没事,福晋请勿担心。”

怡琳说:“既然宋格格无恙,还是让她好好休息吧!”

亦蕊点点头,凝秋道:“福晋,小礼子已去请太医了,李福晋和宋格格都是有孕之人,定不能有一分差错。这羊汤是御膳房送来的,也必须让太医检验一番,以免事后,惹出什么事端来。”

亦蕊赞许道:“还是你想得周到!”

竹意道:“奴婢要派人清理这里,怕污了两位,请移步东厢小坐。”

凝秋说:“云雁,你服侍福晋与李福晋,奴婢与问兰在这帮忙。”凝秋的意思分明要保护现场,不能让人破坏了那碗羊汤。

亦蕊、怡琳在东厢坐好,竹意忙俯身问:“刚才您有没有将那灵物也吐了出来?”

云惠欲哭无泪,道:“我怎晓得?能不能补救,竹意,快帮我问问荣妃娘娘?”

竹意不比汀兰在荣妃那得脸,荣妃派她前来就是为了办好这件差事,万一事情做砸,定要责罚于她。当下也不给个好脸,说:“灵物可是轻易得的,您若要补救,自个儿找荣主子要去。”说罢,扭腰走了。

云惠哪里敢去,只能暗暗祝祷符水已起灵效,不会因呕吐而失了作用。

在太医确认了怡琳云惠安然无恙,羊汤也并无异常,亦蕊才彻底安了心。

两月后,云惠临盆了,她心心念念的小阿哥,却只是位小格格。

胤禛、亦蕊同去看望刚出生的小格格。亦蕊抱在怀中不肯撒手,不停逗着她,又笑又叫,胤禛也被那孩子苹果般的小脸逗得喜不自胜。

那夜,胤禛在绯烟居留宿,次日下令:“责宋氏其身不正,小格格由福晋那拉氏代为抚养”。亦蕊接到此令,急忙去找胤禛,求他收回成命。

胤禛说:“云惠出计陷害怡琳,本就应处罚,只因她身子有孕暂缓着。怡琳向我求请说,云惠既顺利诞了小格格,对皇家有功,也就免了她的处罚。但她其身不正,如何教育孩子?”

亦蕊忙说:“世上对孩子最好的便是亲生母亲了?就算宋格格做了错事,生生分开她们母女也太残忍了?”

胤禛说:“不用再说,蕊儿,你去将小格格接来吧!”

亦蕊还想再求情。

胤禛变了脸色,坚定地说:“怡琳说的对,会陷害别人孩子的人不配做母亲。不用求情。蕊儿,你是我的嫡福晋,但阁中事务处理你却要向怡琳学习,公正严明,有功必赏,有错必罚。”

眼前的胤禛,是那么冷漠,亦蕊心中一股凉意油然而生,她不再恳求,福身退下。

采凤苑,听说亦蕊要将小格格抱走,云惠不顾还在月子里,赤足下床,跪在冰凉的地上苦苦哀求。亦蕊好言相劝,却引来云惠激烈的反抗。虽是女娃,但总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无奈之下,亦蕊只得抱着小格格先走,让小礼子等人用武力拦住云惠。

亦蕊拿定主意,先养着小格格,再找机会说服胤禛将孩子还给云惠。可她不曾想到,上天是否愿给她这个机会?

延禧宫

荣妃大喜,说:“汀兰,拿一百两香火钱赏那道士。果真有效,九张符就将阿哥变成了格格。”

汀兰说:“是,还需要奴婢带什么话吗?”

荣妃想了想说:“再求个多子符,要生男孩的。给三阿哥福晋董鄂氏服下。之前,这道士说,云惠的八字克着董鄂氏,将本该是董鄂氏怀的小阿哥给生生夺去了。现

《宫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