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栖凤台》文登碧桂园栖凤台最新消息 弱受 栖凤台猎奇

栖凤台

现代言情连载中

韩小瓦新书《栖凤台》由韩小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乔氏,顾昭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屋里少了几个人,显得很有些空荡荡的。烛影映在新换

|更新:2021-01-27 15:02: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韩小瓦新书《栖凤台》由韩小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乔氏,顾昭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屋里少了几个人,显得很有些空荡荡的。烛影映在新换

《栖凤台》免费试读

屋里少了几个人,显得很有些空荡荡的。烛影映在新换上去的浅杏色素面细葛布帐子上,一晃一晃的跳动着。

中元夜,万灵复苏,有过世的人会穿过大开的两界之门回到阳间,在田野地头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游荡。小孩子必须要在天黑之前回家,否则会被吞掉魂魄,变得痴痴傻傻。

对于民间的这些说法,昭瑜一直抱着敬畏的态度,尤其是在她亲身历经过穿越两世之后。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可子是不语,不是不信。所以,既然连圣人都相信的事情,昭瑜自问作为一个凡人,最好还是心存敬畏的好。

烛影恍恍惚惚的跳动着,像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妖怪。昭瑜突然想起幼时一个人跑去花园玩,偶然听见一个婆子吓唬小丫头的时候说的一个神怪传说。具体的内容她不记得了,只记得说的是一个专吃小孩子的妖怪,会化作漂亮的女人,在中元节的夜里出来,拿着好吃的点心哄了孩子跟她走,然后带到深山老林的洞Xue里面吃掉。

昭瑜当时躲在花园的假山后头听得津津有味,那婆子说的十分绘声绘色,故事还没等说完,那个小丫头就被吓哭了。姚妈妈找到昭瑜的时候,正撞见这一幕。姚妈妈生怕把昭瑜吓出什么毛病来,把那个婆子狠狠的骂了一顿。要不是当时昭瑜替她求情,只怕就要告到太夫人那里去了。

桌上的蜡烛炸了个烛花,昭瑜想起了倚柳:“倚柳现在怎么样了,你可听到什么消息?”

舒云轻叹了一声:“命算是保住了,如今也是养着。前儿我刚让李婆子又去她家看了看。”顿了顿,叹了一声,“她爹娘都不是在主子跟前伺候的,拿的月钱也都是四等的。如今少了她的那一份,之前请大夫也使了不少银子,节蓄算是花光了。现在每日吃药养着,也是艰难。”

“再送十两银子过去。”昭瑜只能靠这种方式去补偿倚柳,毕竟她有如今的结果也是因为昭瑜的缘故。明明是她不小心受了伤,却连累倚柳受了太夫人的迁怒。“我记得她还有个妹子的。”

舒云点头:“她妹子**芽,今年刚满八岁。”

府里的家生子八岁入府当差,Chun芽刚好到了年纪。

“还没有报到严妈妈那边去吗?”昭瑜有些讶异。府里有家生子的儿女到了当差的年纪,内院则一并报给严妈妈,由她安排后报到宋氏那里。基本上一些下等的差事,宋氏根本不会理,只要严妈妈说了话就算是定了。

“倚柳刚被撵出去,别说她妹子了,就连她爹娘的差事都快保不住了。”舒云意有所指,语气颇为唏嘘。

昭瑜差点忘了这府里多是些喜欢捧高踩低的人。连身为主子的顾昭慧都难以幸免,时不时还要被下人挤兑一下,更别提一个被主子打了一顿撵出去永不录用的丫头了。

“明日请吴妈妈过来一趟吧。”昭瑜叹了一声,总得拉她一把,否则岂不是让这些跟着自己的人寒了心。

话音刚落,姚妈妈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穿了草绿色柿蒂纹杭绸褙子的女子。姚妈妈向昭瑜道:“陈姨娘刚从二姑娘屋里出来,说想过来看看姑娘。”

陈姨娘生得眉目清秀,虽然已经有了些年纪,可仍有着几分风韵。她简单的绾了个圆髻,插了支银鎏金的翠玉珠花,嘴角微微翘着带了一丝笑意朝昭瑜福了福:“早就想来看看姑娘,只是怕扰了姑娘休养。才刚从二姑娘屋里出来正遇上姚妈妈,说姑娘还没歇下,我这才说要进来给姑娘请个安。”

毕竟是顾昭慧的生母,而且又是乔氏的陪嫁丫鬟,昭瑜也对她多了几分客气:“姨娘坐下说话。”

陈姨娘也不推辞,谢过昭瑜,堪堪在锦杌上坐了半个身子。她细看了昭瑜几眼道:“姑娘睡觉时小心些,别蹭了伤口。这痂要自己掉才行,若是碰掉了可是要留疤的。”

听说当年乔氏决定让顾承绰收了陈姨娘的时候,也是问过陈姨娘的意思的。乔氏觉得,毕竟是做小,虽然是丫鬟,可也是跟了自己这些年的,若是不愿意也不必勉强。陈姨娘是愿意的,也是,就单凭顾承绰的外表来说,陈姨娘喜欢他也很正常。于是,便有了顾昭慧的出生,陈姨娘也就跟着抬了姨娘。

昭瑜不讨厌陈姨娘。一部分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她是顾昭慧的生母,另外还是因为陈姨娘这个人很懂得进退。她对自己的身份十分有自知之明,虽然生了庶长女,可仍是以奴婢自居,从没有因为做了半个主子就随意拿乔。乔氏在世的时候,陈姨娘常年服侍病榻左右,比任何一个丫鬟婆子都尽心尽力。或者说,如果没有陈姨娘那么尽心的服侍,也许乔氏拖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看得出来,顾承绰对陈姨娘的付出是心里有数的。和年轻的赵姨娘相比,陈姨娘明显已经算是年老色衰了,可顾承绰每月仍会在陈姨娘的屋里歇几天。再加上顾昭慧的存在,陈姨娘的日子还是很不错的。

昭瑜记得乔氏去世之后,有一段时间她也病的厉害,太夫人将她挪到了集玉堂去住。有一天,陈姨娘偷偷的跑去看她,还给了她一个布做的小老虎。昭瑜记得陈姨娘哭了,她揽着昭瑜说:四姑娘,你千万不能跟着二小姐走了,若是连你也走了,姑爷可怎么活!

那一刻,昭瑜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断定,陈姨娘对顾承绰是真心的。昭瑜很庆幸那个时候的顾承绰身边有一个这样真心对他的女人,哪怕这个人不是她的母亲乔氏。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

“睡觉的时候是戴着抹额的。”昭瑜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放在小几上的淡黄色如意纹杭绸抹额。

昭瑜和陈姨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望月几人从花园回来,陈姨娘才起身告辞:“扰了姑娘这半天,姑娘早些歇着吧。”

姚妈妈送了陈姨娘出去,回来对昭瑜道:“陈姨娘倒也有心,原本她从二姑娘屋里出来就要走的。听我说姑娘放了丫头们去花园里放灯,怕姑娘屋里人少压不住今天这日子,才特意要进来请个安。”

怪不得,平时因为怕宋氏多心,陈姨娘并不大与她们姐妹接触。今天不光特意去看了顾昭慧,又在她屋里坐了这么久,还东拉西扯的一直待到望月几人都回来。昭瑜了然,陈姨娘仍是那样细心周全的人。她突然羡慕起顾昭慧来,有这样一个贴心的生母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吧,虽然名义上她只是个姨娘。

“听说赵姨娘又闹了一回。”望月小声跟昭瑜说刚才在花园听来的八卦,“夫人屋里的小丫头翠儿说的。”

“闹了什么?”八卦是女人的天性,昭瑜也不例外,尤其是在她现在除了养伤没别的事情可做的情况下。

望月悄悄看了眼姚妈妈,见姚妈妈没有出声阻止,便长了两分胆子:“是为了吃食的事。赵姨娘说,她大着肚子每天都要吃好几顿饭。天气这么热,总去厨房要也是难为厨房那些人,她想开个小厨房。”

顾承绰的妾氏,全都住在庆颐堂的小跨院里。陈姨娘原本和郑姨娘两人一东一西的住着,赵姨娘进门之后,先是住到了郑姨娘的院子里,后来在五月的时候有了身孕,就嫌弃郑姨娘西跨院太热。陈姨娘便主动和她换了换,让她一个人住了东跨院。

东跨院虽然不算小,可要起一个小厨房是不可能的。难道赵姨娘想把小厨房起到宋氏住的主院里?

“开在哪里?”问话的是姚妈妈,显然她也是想到了庆颐堂里的唯一有可能开小厨房的地方,然后被赵姨娘匪夷所思的要求吓着了。

望月缩了缩脖子:“她说想让夫人起一个,然后她就可以随时用了。”

屋里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舒云更是有些结巴了:“她...她...怎么想起...这一出的。”

昭瑜也恨纳闷,听说赵姨娘是个秀才家的女儿,不光识字,也读过些书,这样的人总是懂些道理的。怎么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挑战当家主母的权威?难道当真是靠着肚子里那块肉?怀孕了就可以目中无人了?胆子也忒大了些。

人都说母凭子贵,如今孩子还没平安生下来,这当娘的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宣告她的地位了。果真是欺负宋氏是个没生孩子的继室吗!

枪打出头鸟,这种人通常死的最快。

没看见生了庶长女的陈姨娘十几年如一日的伏低做小么!三房的杜姨娘再怎么和石氏斗得欢实,也不过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种挑战底限的事杜姨娘可从来都没干过。

这些才是聪明人呢!

“然后呢?”昭瑜很好奇宋氏会怎么办。

望月学着宋氏的语气:“夫人说了,连四夫人都没说在院子里开小厨房,她一个做大嫂的怎么能越过怀了孕的弟媳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嗯,嗯,宋氏答得有理有据。

“可赵姨娘接着就不干了,说她如今是一人吃两人补。四夫人已经生过六姑娘了,第二胎自然是没有那么辛苦的。她这是头胎,国公爷到如今也不过只有二少爷一个儿子,她得养好了给二少爷添个弟弟呢!”望月说的眉飞色舞,“她还说,夫人是国公夫人,是当家主母,在自个儿院子里开个小厨房算什么,还怕谁说什么不成?反正嚼用也是国公爷出的,又不是从公中出。”

赤Luo裸的嘲讽啊!

昭瑜记得女人怀孕后在性格上是会有一些变

《栖凤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