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粉深处剑骨凉》红粉深处剑骨凉凌霜降 腹黑攻 红粉深处剑骨凉激H

红粉深处剑骨凉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红粉深处剑骨凉》由紫堇文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秋,碧归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慕容秋大半夜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起来在御花园里

|更新:2021-01-31 05:01: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红粉深处剑骨凉》由紫堇文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秋,碧归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慕容秋大半夜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起来在御花园里

《红粉深处剑骨凉》免费试读

慕容秋大半夜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起来在御花园里散步。他觉得自己最近的状态不对,却不知道可以找谁商量。碧归尘被关进天牢是他想了很久才想起的事情,有一瞬间他几乎忘记她为什么被关入天牢了,后来才明白,那是他下意识做的决定。他想要保护她。

他觉得自己在下山之前所想的那些,实在太天真了。比如修仙之人不易被人所伤,比如妖魔对他们总有忌惮,比如他带进宫的人,没有人会怀疑。最后一条是他最后悔的自以为,在朝堂之上周旋的那几日让他明白,知道碧归尘身份的人,大有人在。

“三弟怎么不睡?”

突然传来的声音还是吓着了慕容秋,这是他自以为失败的其中一条。自己的这个大皇兄,不简单。

“睡不着,正想去看看天牢里的碧姑娘。”他将人关入天牢的事在白天就被传得沸沸扬扬,他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三弟你就是太认真,她既然是你的朋友,嘴上说几句你也不要太在意。”大皇子任锦堂为碧归尘求情,“她毕竟是名扬天下的人,虽说外面有传她做了什么,但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不可武断。”

慕容秋在心里冷笑,这话说得太冠冕堂皇,自己的父亲被杀,那人就是传说中的凶手,面前这人却说没有证据不可乱定罪。他看上去很大度啊。

“她藐视皇族,关几天也是应该的。虽然她名扬天下,但毕竟是冥宵国的子民,给她点教训让她长长记性。”慕容秋客气的回答,话里话外都是警告,警告任锦堂对方是名扬天下的神算子,受万人关注,哪怕是关在牢里也不能有丝毫差错。或者当初关她入牢掩人耳目这种做法,实在愚蠢至极。他低估了对手,害得碧归尘白白受一场苦。

任锦堂仿佛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笑了笑,“你当年离家,父皇很伤心,我们从小玩到大,也没分开这么久过,你就从来没想过回来么?”

这话说得伤感,慕容秋直觉大皇兄说这话时是真心诚意的,那么,他身上的不对劲是在哪里?“各人追求不同,我实在不适应俗世的生活,若不是父皇驾崩,我也不会再踏入皇宫。”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皇兄,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聚散来得快去得也快。”

“是啊,短短几十年……”任锦堂叹了口气,“我先回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他说着往回走,又回头,“对了,碧姑娘身份特殊,朝中又不太平。父皇的事还没有定论,但有很多人都知道你将她关入了天牢,就暂时委屈她在牢中住几日,待你查明真相,再放她出来。吩咐牢头好好待她,她是我们的贵客。”说完没等慕容秋回话就走了。

慕容秋愣在原地,他觉得自己中计了,但是怎么中计的?前日他将碧归尘关入天牢之前,有人在他的宫门口向他的侍卫打听了她的消息,虽然说得小声,但他是能听见的。他们就像闲聊似的说起江湖传言,说外面到处都在传碧归尘的罪恶,又说他带进宫的女子不明不白。他以为宫里有人开始怀疑,才找个借口将碧归尘关入牢里。后来,后来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他只以为是自己最近太过Cao心,劳累所至,于是大白天的睡了一觉,所以晚上才睡不着。

一定出了什么事,他想,一定是针对自己的。他以为自己是修仙之人,凡尘难有能伤害他的人。但原来不是这样。他虽然内丹快结成,但离脱离人体的时间还早,所以人间的许多药都对他有用,比如**。

如果林泽在就好了,他一定懂得这些的。他突然想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两位师弟了。他早上将碧归尘关入天牢,上午两位师弟来找他询问。下午他睡了一觉,直到晚上师弟们都没有出现,难道出什么事了?他心下一惊,慌忙往两位师弟的住处走去。

两位师弟就住在他隔壁的院子里,那是他寝宫的一个偏院,很是幽静。他走进院子时主屋还亮着灯,他松了口气。师弟们一定还在生他的气,所以晚饭才没有跟他一起吃。

“师弟,你们睡了吗?”他敲了敲门。

“师兄,这就睡了。”林泽在里面回答。

“木然呢?”

“木然师兄晚饭后练功累了,已经休息了。”

“那……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慕容秋叹了口气,自己栽进别人的陷阱不说,还和师弟们有了隔阂,也不知要怎么补救。“你早上起来帮我去看看碧归尘吧,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了。”

“师兄你……”林泽有些迟疑,他分明听出了师兄话里的后悔和叹息。

“我会想办法保护她,如今看来这皇宫实在深不可测,你们要小心。”慕容秋嘱咐完,转身离开。

林泽坐在床头发愣,听师兄的话,他似乎真的是为了保护碧归尘才将她关起来的,可碧归尘身上的伤,又是谁授意的?

林泽决定先不管那些理不清的乱七八糟,他继续刚才没有做完的事,为碧归尘配药。她伤得太重,只外敷肯定不行。他翻开医书仔细研究,想着既然慕容秋吩咐他一早去探望,带点内服的药应该没问题。

他看得仔细,又想着要怎么忽悠太医院为他拿药,丝毫没有察觉窗外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片刻,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他放下书,轻声问。

没有人回答。

他当然不会以为自己听错了,修仙之人耳聪目明,即使再小的声音也能听出来。如果门外之人不答,那一定是有问题。他拿起自己靠在床头的剑,凝神闭气。

咚咚!又是两声。

“谁在敲门?”

林泽嘴里问着话,脚步却悄悄挪到窗前,想从窗缝的余光里看清楚门外是什么东西。虽然没有应答,但他感觉到敲门之人就站在门口,又或者,那敲门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人。

《红粉深处剑骨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