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红楼女婢 耽美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全文章节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为洛淇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裁判吹响哨子,宣判林晓雅得一分,放在桌上的分数纸

|更新:2021-02-04 20:02: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为洛淇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裁判吹响哨子,宣判林晓雅得一分,放在桌上的分数纸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免费试读

裁判吹响哨子,宣判林晓雅得一分,放在桌上的分数纸翻过页,1:0,女裁判暗暗嘀咕,这林晓雅虽然没有参加过全校或者全国排球赛,但看她的球技是相当的高,严正磊根本打不过她。

比数揭晓,安安静静的排球室顿时像菜市场一样,一片喧闹,男男女女,喝彩声鼓励声,喧闹至极。

“学长加油!学长加油!学弟加油!学弟加油!”

在旁边看得正激动的盼盼见她的大姐大得一分,兴高采烈地大声嚷嚷大姐大好棒,她在心里也暗自崇拜她,佩服她。

比赛继续,由林晓雅发球。这次,她不会那么快结束赛局,她得慢慢来,试一下严正磊的球技,他所打的每一球她都看准方向一一接住,再以快准回打给对方,十几来回下他都没有喘气,看来,体力不错,经常运动,也对,以他的八块腹肌,体力好,不在话下。

但女生,却不比男生,十几来回下,林晓雅的体力有些消减,有些气喘吁吁,她不再拖延比赛,试探严正磊,正当他的球打向自己的时候,她一跃而起,伸出一手打向球的底下,快狠准的打给对方,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线条。

严正磊看准方向,当他准备接对方的球时,排球好像没了原来的狠绝,掉落在球网的下方,正好在严正磊的方向,排球微微摇动,碰触到球网,严正磊又没有接到,这次,不是丢失一分那么简单,而是两分。

女裁判再次吹响哨子,她的手伸向林晓雅那边,宣布道:“林晓雅获胜!”

有激动之心的盼盼奔奔跳跳大声嚷嚷大姐大好棒好棒,她连忙跑向林晓雅,在她脸颊边啵了一口,拉着她的手激动的说,“大姐大大姐大,你好棒好棒哦~”从她的行为举止、声色、神色,可以看、听得出此刻的她充满激动、崇拜、雀跃,她会打排球是林晓雅教她的,刚开始的时候,看她会简单的招数就崇拜得不得了,她也知道她的球技好,但没想到会这么好,这么棒,刚才那三招招数很显然都是受过训练,专业的排球员所有的。

可林晓雅告诉她,她没有训练过,只是无聊的时候自己练一练,玩一玩而已,可她却不知道,这排球,是人们的娱乐节目,而用在林晓雅身上,却是排解委屈的节目。

林晓雅是林豪的私生女,从小到大在林家没有一天是好日子,天天受大妈欺凌,挨打,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妹妹当猴子耍,当佣人使用,好日子只有他们的份,没有她的份,当她被大妈痛打,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妹妹耍得团团转的时候,事后她会去打排球解气,消除委屈。她知道,大妈和同父异母的姐姐妹妹的做法是因为无法接受她,有她在,是对大***耻辱,对林家的污染,她们容不下她,总有地方容得下她,那就是,各地有排球场,宽阔的地方。

每逢佳节,想她妈妈,或是看着她们一家人和乐幸福的时候,她又会去排球场打球,来消除她的思念、不甘。

人都说,思念是一种折磨人的痛苦,心心念着她,却无法见到她,就像一根藤蔓一样,缠绕着她的心,直达骨髓,这种折磨,就是为了想念一个至关重要却见不到的人,这种感觉,让她念,又让她恨。

不甘,为什么她们林家一家人可以和乐幸福?!为什么林家的孩子可以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为什么,她,她的妈妈要活在痛苦之下?!她能想象到,她的母亲生下她因失血过多而死亡的时候,她是痛苦的,人在死亡的边缘徘徊能不痛苦吗?然而,疼痛的痛苦莫过于心里的痛苦,那个男人,霸占了自己,却丢下她。那个刚出生的女婴,她的女儿,不能够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不能看着她长大Cheng人,直到她嫁人,生下她的孩子为止。

她带着深邃的痛苦和遗憾远离他乡,身躯飘向黄泉之路。

“小意思啦~”林晓雅小小的自我骄傲,得意的说道。

人都看得出,她战胜严正磊而怡然自乐,可谁也看不出,她的心里有点小小的抑郁,前生的回忆刚刚才从她的脑海里抛开,林妈***不舍之女,痛苦之心,前身林晓雅的委屈、思念、不甘,全部都怀存在她的心里,她深深的为两人感到不服气,原来,这母女俩的生活是那么的狼狈不堪。

严正磊撩开球网,走向林晓雅,“学姐,学弟球技不如学姐你,甘拜下风,愿赛服输。”

“嘿嘿,哪里哪里。”学弟如此说法,她有点小小的虚荣心,“没事我先走了哈~”她拉着盼盼正迈步离开时,却传来严正磊即佩服又有点恨意的声音,“球技好是好,不过品质却烂得像根渣。”

倏地,哄堂大笑,男男女女都因严正磊的话而捧腹大笑,没想到,阳光灿烂又乖巧的学弟(哥)也会说这种话,她们能不大笑吗,然而,却有几分明显的在嘲笑林晓雅。

盼盼回头看向他,怒道:“喂,你怎么说话的?!”她的声音,神色,里里外外都盛满怒气,点燃火把,熊熊燃烧。有这么说话的吗?她的大姐大品质哪里不好?!好得很呢,好得不得了,怎么烂得像根渣?!简直胡说八道!

没想到,一向阳光灿烂乖巧的学弟嘴巴那么烂!

林晓雅拉了拉怒气冲冲的盼盼,示意她别太冲动,冲动是魔鬼,“学弟,学姐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吗?你要这样说学姐?”她扯出一抹甜腻的微笑,好像再大的事,她都能微笑着去面对。

看见严正磊阳光灿烂的微笑,她真的很想撕烂他的嘴脸,魂淡!伪装都不会,他的笑,明显有恨意,也有丝咬牙切齿,好像谁欠了他八百万的样子。

严正磊冷哼一笑,“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他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他和林晓雅、盼盼三人才听得到,他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恨意,脸上的恨意,也明显了很多。

《女婢下凡:家有调皮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