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婳》神华招标网 别扭受 神婳SM

神婳

现代言情连载中

《神婳》为紫翼展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讶异地感知到一股颇强的妖气仍停留在院落中,本想坐

|更新:2021-02-16 20:03: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神婳》为紫翼展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讶异地感知到一股颇强的妖气仍停留在院落中,本想坐

《神婳》免费试读

讶异地感知到一股颇强的妖气仍停留在院落中,本想坐下休息片刻的千妩瞬间觉察不到千婳的呼吸声。

拖着疲累的身子一跃出了窗户,惊见千婳的斗笠被掀落在地,她的脸上出现一团黄乎乎却呈显透明之色的液体。

紧攥了一下纤纤玉指,展开桑树一侧的手臂,应和着千妩的动作,桑树外缘忽地溢出一层金光,震荡得整个院落都为之一颤。

而那团黄乎乎的东西也不例外,立时失去了对千婳纠缠的能力,滚落在地上化作一只半妖,半妖一个挺身跃起,稳稳地站在千婳的身边,千妩的对面。

千妩心下一寒:难道我的法力竟不堪到这种境地,不动用丹青,居然连区区一只半妖都弄不死?哼,真是讽刺。我果然已经不是昔日的凌砚。

那半妖邪笑丛生,轻狂地注视着千妩,“想不到这样的小地方,竟是真有高人,可是高人,你自信有本事从我手上夺下这个‘宝贝’嘛?”

半妖口中的“宝贝”意指的就是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的千婳,千妩也不客气,索性她今天要是不拼上一下,自己和妹妹都不会有好结果。

靠窗一侧的手臂迅疾平展,灵力集中于掌心,将房间里所有的崖币一起召引飞出,身姿在原地一转,大大小小装满崖币的口袋就全数围拢在桑树根部的土地上。

华光一闪,崖币口袋齐齐消失,桑树周围顿时绽放出五彩的灵光,五色五行的灵光在一刹那间经过桑树的转化注入千妩的身体。

半妖闪神之际,千妩的身影已然在她刚刚站过的地方不见,嗅到杀气逼近,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千妩牢牢地钳制在手中。

若不是害怕驱使墨丹青会一下子耗尽所有的,千妩真想立时使这个有眼无珠的半妖消失在自己眼前。

但就是因为她的顾忌,穷其两世都没有过的失误,在她施力捏碎半妖的脖子之时,一股黏稠的黄色液体迸溅上她腕部的镯子。

好不容易积聚来的力气一下子被这液体截断了来源,五色灵气返回桑树树根的土中,虽然不甘,千妩眼前忽晃,然后一黑,重重地到了下去,倒在了妹妹的身边……

夜空幽蓝,星子静好,明明那触目惊心的一幕仍记忆犹新,她醒来却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千婳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头,房间里没有姐姐,只是自己就如常时一样睡在窗边的藤椅上。

似在梦中一般,千婳揉揉自己发疼的头,院子里一样挂着几盏不太明亮的灯笼,耳尖地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声,没感觉到有风吹过,院子里的桑树忽然凭白地发出“沙沙”的声音。

“你走吧,别吵醒了我妹妹。”门外便传来千妩的低语,那话音微弱,几乎使人听不清,千婳常年要分辨鬼音与人声,所以听得清楚不足为奇。

“妹妹?”对方是个男子,声音柔和,这两个字显然是不知道千妩是有妹妹的。

千婳听见有生人的话音,心下喃喃:柚子姐待人和气不假,可是从来没有过心的。这大半夜的,家里来了男子?还不是之前那个?不会是……

深更半夜,白天又遭逢了那样的事,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小姑娘,胡乱猜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千婳不晓得,她心中的“之前那个”其实是一只已经死在千妩手中的妖物。

“那个不用你管。”从千妩话越来越少的情况来看,千婳知道对方已经触及到千妩的底线了。

就在千婳以为,自己可以顺理成章地,以被吵醒的名义起身,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时……

那男子竟不再发问,只是淡淡地一句,“好!我在罂溪湖畔,有事去那里找我。”

显然,这男子是极了解千妩的脾气秉性的,这不禁更让千婳纳闷了,暗想:我和柚子姐十几年都黏在一起,她什么时候深交了一个如此有气量的人?

想到这里,她的思绪似乎被什么卡住了,千婳的小脑袋里迅速出现了“不公平”三个字:罂溪湖?姐姐又去那儿干什么?等一下!我出了生命攸关的事,柚子姐怎么会大半夜的去私会男子,这像话吗?一定是梦!

某姑娘的思绪,已经瞬间被引到旁路上去了,全不记得自己要向姐姐询问的种种怪异的事。

男子的脚步声远了,千妩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脚步声直接向千婳这边来了。

“柚子姐,你……”本来是寻思姐姐知道自己醒了,想问问自己起疑的前因后果,话止于此处,停顿之后复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昏暗的烛光里,千妩脸色惨白,不见丝毫血色,看她行走都似困难,千婳赶紧上前扶住千妩,让她坐到自己的藤椅上。

千妩单手抚着胸口,这就是她失策以后的“恶果”,千妩垂眸望着手腕上,那被琥珀半妖封印在镯子里自己的灵根种子。

拨开千婳伸来的手,脸色凝重,语气却云淡风轻一句,“我病了。”

三个字吓丢了千婳的魂,在她眼中,姐姐神圣从不会生病,掉头转向,立即向门外冲。

“你干什么去?”费力地说出一句话,千妩尽力平复着气息,看着和自己身形没大区别,却小自己七岁的妹妹,不禁庆幸自己的宝贝长得快,真好。

“找大夫!”千婳哪有心情多说。

“大夫,治不好这病。”千妩的一句话,让千婳的心冷了一半,姐姐的意思,是邪病!

可是,自己学艺不精,姐姐现在这样,她该怎么办?

“去城南雯山,取寒玉霙雪。其余,我自有办法。”就在千婳自责不已的时候,千妩指了明路给她。

千婳不放心地回望千妩,千妩却冷清地补上一句,“放心,你不气我,我死不了。”

姐姐的话,千婳都信,因为姐姐言出必灵,这一次也不例外,千婳再次看了姐姐一眼,打算伸手去拿斗笠。

“不必如此,别耽搁,快去吧。”千妩声音微颤,表面上像是生气,其实是在积攒力气。

千婳点点头没有迟疑,转身跑出房间,听见大门开合的声音,千妩松了一口气。

“以你的修为,也敢打我们姐妹的主意?”千妩一声轻喝,房门口一声细微的妖兽惨叫响起,院子里就又恢复了平静。

千妩方才费力运转灵力,是为了压制千婳脖子上的云水之心,如果云水之心因为那妖兽接近她们响了,妹妹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身边的。

连妖兽、半妖都能进入崖城,千妩晓得一定是自己设下保护崖城的阵术因为自己的损伤而破损,自知凶多吉少,依旧不死心,要为妹妹求得生存的机会。

望向窗外那棵扶桑树,千妩默默叹息,“婳儿,希望你避过这次劫难。更愿你取得霙雪,加固云水之心上的封印。”

城中,一个玄色的身影伴着银色的星辉匆匆向城南跑,经过居中的城主府门外,那身影顿了一下。

“雯山陡峻,人不可攀。只有昼夜交替的时候,有缘人才能背生彩纹云翼,到达顶峰。姐姐非要山顶的玉,不求英杰,我自己哪里上得去?”

千婳已经怨恨自己许多回了,恨自己不认真修习姐姐教的“本事”,正思索,“云”叮铃铃地响了几声,千婳吓得身子一缩,拔腿就向城南跑。

没有时间求见英杰,况且姐姐刚刚与人家决裂,千婳打定主意,得在天亮之前赶到雯山脚下。

有志者事竟成,千婳使足全力,来到雯山脚下,天还是暗的。

借着天上黯淡的星辉,千婳仰视着笔直而立在城南的雯山,她终于相信了那诸多传闻不仅仅都是传闻。

静静地等在山下,她的思量是如果届时见不到传说中的“花纹云彩”,自己再攀山不迟。

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她因为担忧姐姐将耐心消耗殆尽,启明星也消失在天际,一抹粉红霞光的出现,让千婳眼前一亮。

“是真的!”

千婳的声音几乎是欢呼雀跃,城中百姓都传,花纹云彩百年难得一见,自己只不过等了一次,就得以见到这“昙花一现”般的奇景。

花纹云彩出现在雯山之巅,它们是雯山名字的由来,望见纹云的一瞬,千婳顿感身姿轻盈,侧脸向身后看,云朵化作的羽翼流转着彩色的光华,扇动着带千婳向山顶飞去。

她不敢向脚下看,转瞬之间,已经渐渐接近山顶。

伴着“云”的响动,千婳隐约听见了有鹰的鸣叫声,不禁蹙了蹙眉,乞求上天保佑,别让自己取玉的途中出什么岔子。

到达山顶,千婳顿时傻了眼,眼皮狠跳了几下,不祥的预感就在眼前,想要立刻下山去,已然是不可能了,因为她背上的羽翼不见了。

千婳的眼前,不仅有臂展如两个男子并立展臂那么大的玄色老鹰,还有一条比自己大腿还粗的灰色蟒蛇,现在她唯一庆幸的是二者缠斗互不相让,而且山顶平坦开阔。

可是,谁能担保,它们一会打累了,不会顺道将自己吞下肚,垫垫底?

千婳的担忧还没来得及在脑袋里转一圈,那条灰色蟒蛇就一甩尾巴,扫向她这边,她也顾不上多想,一边驱邪的咒语乱念一通,一边扑倒向身边白皑皑的一片。

蟒蛇扑来的攻势更猛,好似千婳占了它的地盘,千婳抓起身边的“鹅卵石”一块块地丢向它,全为自保。

余光瞄见那玄色的鹰欲展翅而去,千婳暗骂自己哪是蟒蛇的对手?

蟒蛇迅猛地扑来,千婳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可抓可扔,也不知道手里抓了什么东西,只觉

《神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