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生活在菊雁山庄》固原市原州区古雁山庄 小顶 生活在菊雁山庄kuso

生活在菊雁山庄

短篇连载中

训练小猪天上飞新书《生活在菊雁山庄》由训练小猪天上飞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胡敬川,邓金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看海市蜃楼*** 多年之后,我将在诗中质疑爱情 记得那棵开花的树,落英似雪 源于美的事物常常游离在爱的边缘 是悄然坠落时那班驳交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9 00:14: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训练小猪天上飞新书《生活在菊雁山庄》由训练小猪天上飞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胡敬川,邓金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看海市蜃楼*** 多年之后,我将在诗中质疑爱情 记得那棵开花的树,落英似雪 源于美的事物常常游离在爱的边缘 是悄然坠落时那班驳交

《生活在菊雁山庄》免费试读

***看海市蜃楼***

多年之后,我将在诗中质疑爱情

记得那棵开花的树,落英似雪

源于美的事物常常游离在爱的边缘

是悄然坠落时那班驳交错的光影

是一瞬间的震颤,却藏得更深

只有那时刻跟随着我的寂寞才能明白

其实,我一直都在静静等待

等待花落,风止,露干,烛灭

等待所有奢华的感觉终于都进入记忆

我才能向你说明在高高的天空上

每一朵飞驰的云都是对你的回顾

譬如花开花谢,譬如盛夏的蝉鸣

譬如整座杨林在阳光蒸腾下的芳香

譬如无人的旷野间那一轮皓月

譬如窗前飘扬纷飞的雪花

譬如黄花又一次点缀如茵的草地

你脚踏柔柔的嫩草微笑着向我慢慢走来

衣裙洁白在Chun风中微微飘动

原来人生只合虚度,是不是还有些记忆

不肯还给荒莽,我原是因为这

终必消失的一切而爱你

以后还是这样的吗?我迟疑自问

然后看海市蜃楼从海面上慢慢退去

1995年23岁的邓金婵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家乡H市电视台。

作为电视台文艺栏目主持人的邓金婵,身材纤细高挑,一张特别生动的脸,光洁宽阔的额头,挺直秀气的鼻梁,纯净美丽的黑眼睛,没有经过漂染的浓密的黑黑的头发,她不但有张艺谋选美标准明星女孩的清纯,还多出些妩媚。同时她以高雅的举止,赋有创意的的主持风格,赢得观众的好评,也得到了领导的器重。她的名字家喻户晓老少皆知。

邓金婵三年来的主持人生涯过得可谓Chun风得意,他的天生丽质清纯如水的节目主持风格迷倒了大批观众,一时间成了女孩子的心中的偶像,成了男人们谈论的话题,他经常收到各种鲜花和礼品。这在别人眼里是非常荣耀的事,她却报之一笑。最令认识她的人想不同的是朋友们给她介绍的社会各界的优秀男子毫无心动,这其中不乏有政府官员和名门贵子。然而为他Cao心的朋友们在他裹紧的情感的心扉面前纷纷退却了,纷纷猜测他心中的圣地到底属于怎样的人?他也时常问自己,什么样的男人值得我去爱,我又去爱怎样的男人呢?她这样问自己时,也感到迷惑了。然而她那久已的等待开启的心扉却拥入了一个很有魅力的已婚的男人。

她的爱如履薄冰,却义无返顾

那是1997年的夏天,电视台筹备了一台迎香港回归祖国庆祝晚会晚会开始前胡敬川作为这台晚会一些知名企业的赞助商受到邓金婵的专题采访。采访中,胡敬川敏捷届的思维,超前的观点和幽默风趣的谈吐,调动了他作为节目主持人的良好感觉。如果采访对象能够准确及时地领会采访人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提示,那么这个采访就会非常愉快,邓金婵作了近三年主持人,胡敬川是合作感觉最好的一个,虽然采访的时间仅有二十几分钟。

这次采访一下子牵引住了邓金婵的目光,最初的是胡敬川的外表,细条浅蓝的衬衫配着Ru黄色小格子领带,发型修剪得如同港台电影里年轻商业精英留的板寸头,身材魁梧挺拔,丝毫没有四十岁男人发胖的趋势。还有他那冷峻深邃的目光、温文尔雅的言谈举止,都给胡金婵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如果没有这次采访后的一个星期胡敬川打来的电话,那么邓金婵就不会与这个男人发生令她今生今世刻骨铭心的爱情。最多是胡敬川成为他的一个梦而已。

胡敬川打来电话宴请邓金婵,说是感谢她的采访,这样邀请的理由毫无逻辑,他之所以被采访是她给电视台拿出了赞助费,而她的采访是自己职责范围的事。邓金婵是欣然前往赴约的。

湖滨路怀旧酒吧,两人闲谈那次采访的事,胡敬川为邓金婵倒酒,酒的泡沫漫了出来,她的双手沁在一片酒水里,胡敬川忙用纸巾轻轻为她擦干她手上的酒水。这个情节让她为之心动,也让她产生错觉,她由此断定胡敬川正是那种她想要的懂感情的男子。

胡敬川说她不是27岁,邓金婵嫣然一笑,反问,不是27,37?胡敬川慢悠地说,你的样子顶多17岁。

17岁?我还是一个中学生,一个中学生和你一起喝酒,你是否怀疑我轻薄如无知少女。

两人在风趣幽默的谈话中,都很开心。谈话中,逢邓金婵说话,胡敬川从容不迫地自酌自饮,并不时的左顾右盼,这与胡敬川说话时邓金婵全神贯注的倾听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再者方面,邓金婵认为自己缺少韬晦

,不能隐而不发,总是把要说的急于表现出来。

胡敬川深邃的目光时断时续地停留在邓金婵的脸上,听着她说话,说她令人难忘的大学时代,说她的梦想与现实的矛盾。最后胡敬川掐灭手中的烟蒂,对等金婵说,和你在一起令我愉快。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

邓金婵被这个男人独有的魅力网住了,她不相信自己会一见钟情,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她的职业是她再三年来工作上的人生经验和社会阅历都有足够的视野接触各色各样的男人,胡敬川一出现就轻易地吸引了她,分手后每每想起胡敬川的每一个细微的言谈举止,心理如同吃了一罐蜜。

三天来,邓金婵如一个十七岁少女般迟迟等待胡敬川的电话。

第二次约会,邓金婵坐在胡敬川的右边,看他开着他的灵志车沿着海滨公路驶向通往郊区的高速公路,看他握着方向盘,全神贯注,浓眉紧缩,侧影如同雕塑。每一个细节都值得推敲。车内,是一个静怡的世界。车外,动画片般退逝的数影和骑着自行车奋力前行的人们,邓金阐舒适地靠着座背。感觉车内与车外恍如隔世。胡敬川连续提速,充分显示出灵志的威力,他们一辆接一辆的超车。邓金婵忽然地问了一句,能说说你的夫人吗?应该说是飞快的车速给了她这冲想法。在速度中,一切都是变动的,连思维也是如此,刚才在这一点上,转眼可以转移到下个点,说者好像是一种随心所欲的意味,是为了尽量打破车内沉寂的氛围。其实,邓金婵是想从胡敬川的口中得知一些他的婚姻状况。胡敬川的回答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他说,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我们有一个11岁的女儿,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功,是与她的支持分不开的。胡敬川如此回答了她的提问。过了一会儿,他说,能不能谈一下你的男朋友的情况?

说我的男朋友吗?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姓什么。

他问,你过去没有谈过男朋友?

胡金婵说,大学时爱过一个男孩,他也很爱我,大学毕业时考虑我们何去何从时,他向我道出了他的家乡有一个爱他的女孩在等他,那女孩是他的远方表妹,和他同村,与他青梅竹马。他说他之所以坚持读完大学是与那个女孩的经济接济分不开的。就这样,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能留在省城工作的机会,毅然地回到他的家乡去当了一名教师。他的选择虽然刺伤了我,但我并不遗憾,也许我们的缘分不够,无法牵手一生。

胡敬川轻轻地笑了,说,那个人真有意思,放着你这么优秀的人不要,非要找那个乡下表妹,纯粹是一个现代版的陆游与唐婉的故事。

谁能说他放弃我是一种遗憾呢?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同,情感取向人生价值观也不同。也许他的表妹,正是他所要爱的人。邓金婵说倒这儿,车从高速公路上下来,驶上一条岔路时,恰巧碰上一个大坑,邓金婵毫无防备地被弹起。然后又被重重的摔在座位上。他不满地说,灵志的减震也这么差?胡敬川笑着说,你这是受谴责,你大学时男友的表妹在谴责你。

岔路的尽头,进入一片开阔地带,这时一幢幢别墅区,车在一幢别墅前停下来,胡敬川说,这是我的一幢别墅,你可以进去看看。

邓金婵走进富丽堂皇的室内,踱到阳台,眼前是一片小小的海湾,能站在这里看海,或者说建在这里的别墅,拥有这一切的男人必定是事业成功的男人。

当邓金婵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海景,胡敬川走到他的身边,忽然伸出手,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邓金婵吃了一惊,有点不知所措,恍惚中他感觉他温热的唇附在她的耳边:金婵,你不知道我又多么爱你,从见到你的那时起,无就无法控制不想你。

邓金婵说不出话,这情景有些突然,又仿佛在意想之中,他不禁心旌摇荡。眼前这个男人,英俊、成功、体贴、幽默,几乎是完美的,她无法不爱他,她找不到不爱他的理由,她不能拒绝他的爱,她在她炽热的爱中投入了他的怀抱。

她爱得很理智,从不奢望到永远

那个夏天,邓金婵和胡敬川开始了交往,她带给他体贴和呵护,她带给他青Chun和激Qing。

邓金婵开始爱了,一开始爱就爱得迷迷糊糊。虽然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权力拥有这个男人,他是一个女人的合法丈夫,然而这个比她大十多岁的男人带给她的是一个独具魅力男人所应有的一切。

当邓金婵第二次走进胡敬川的别墅,她接受了胡敬川热烈而持久的吻,她的整个身体酥软得象一团棉花陷入他的狂风暴雨中,她把多年坚持的处女之身给了胡敬川。当胡敬川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对她说,金婵,相信我,我回把所有的爱都给你,永远。那时,她对胡敬川的爱不容置疑,但也不奢望到永远,她知道自己无法拥有他的爱,但她不愿从梦中醒来。

两个不同生活轨迹的人,因为爱

《生活在菊雁山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