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宫道》宫道游戏 第十四章 均沾雨露煞人心 宫道弱受

《宫道》宫道游戏 第十四章 均沾雨露煞人心 宫道弱受

发布时间:2021-01-24 15:02:4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朵朵小可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宫道》由朵朵小可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惠,福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连忙跪下。 没了“拦路猫”,胤禛顺利进入明

>>>《宫道》在线阅读<<<

《宫道》免费试读


连忙跪下。

没了“拦路猫”,胤禛顺利进入明月楼。西厢里,烛火已熄,在朦胧的月光中,隐隐见到亦蕊衣冠整齐,呆坐于榻沿。见亦蕊平安,胤禛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拎起手中的酒壶,兴致勃勃地说:“蕊儿,你看,这是什么?是额娘亲赐的文君酒!”胤禛随意拿了两副茶盅,斟酒一饮而尽,赞道:“好酒,好酒,酒味醇和,又不失浓香甘冽,且回味悠长!”他啧啧嘴,意犹未尽地说:“蕊儿,其实额娘还是心疼我的。晚膳时,额娘送了我一双亲手缝制的袜子。”原来,今夜,德妃邀胤禛共进晚膳,席间,对他嘘寒问暖,居然一句胤祯也没提及,简直是十五年来头一遭啊!胤禛压抑不住满腔的幸福,要与亦蕊一起分享,他倒满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到亦蕊面前,说:“蕊儿,司马相如与卓文君是世人羡慕的才子佳人!本阿哥就不信,有女子才貌比得上我的蕊儿。”胤禛已发现事有蹊跷,特意说些甜言蜜语,逗她说话。

可是,亦蕊却视若无睹,仍拼命逃避他的眼神。胤禛扳起她的下巴,发现她的妆容已被泪水弄花。胤禛将她搂进温暧的怀里,心疼地说:“出什么事了?谁让我的蕊儿受委屈了?”

亦蕊用力挣开他的怀抱,低语:“今夜蕊儿身体不适,请四阿哥留宿绯烟居。”

胤禛以为她闹情绪,嬉笑道:“爷喜欢明月楼,还就要在这了。”

没想亦蕊竟跪了下去,略带哭腔道:“请四阿哥留宿绯烟居。”

胤禛才知并非玩笑,顿时也严肃起来,说:“你就不怕爷去了绯烟居不再回来了?”亦蕊泪流满面,摇摇头,又点点头,自己都不知在做什么。

胤禛一口饮尽杯中酒,将她扶起,用帕巾轻拭她的泪颊,说:“你今天见过额娘了,对吗?”亦蕊不吭声,胤禛提声喝道:“来人,传凝秋!”

西厢内,灯火通明。

胤禛语气中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意,斥责道:“说,福晋今日去过哪?见过何人?”

凝秋答道:“福晋今日前往永和宫向德主子请安,之后在御花园独个儿散心。不曾再见过其他人。”

胤禛有气无力地说:“额娘说了什么?”

凝秋瞥一眼亦蕊,似乎下定决心般,道:“德主子教导福晋,雨露均沾,四阿哥三日不可来明月楼。”

“她说不来,我便不来么?”胤禛不满道。

凝秋从容答道:“四阿哥自然可以来,但福晋估计又要受教了。”

胤禛顿了顿,轻抚亦蕊如云乌发,温柔一吻,说:“蕊儿,既如此,我三日后再来看你。”说罢,他轻轻放开了亦蕊,走时见桌面上那壶“文君酒”,却觉得是那么可笑,把怒意全发泄在壶上,一碎了之。

离开明月楼,胤禛大步往听潮轩走去。苏培盛点醒道:“四阿哥,您不是该去绯烟居么?”

胤禛白了他一眼,说:“大胆,敢管起爷的事来。”但心知该做的总是要做,摇一摇头,转往绯烟居方向了。

苏培盛正要去绯烟居通报,胤禛淡淡地说:“慢!”说罢,他凝神回望,明月楼飞檐一角,似乎挂满了无数相思。

此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苏培盛来报:“琴声是从采凤苑里传出的。”

采凤苑正门缓缓开启,满苑挂着小小灯盏,如繁星般点缀屋子每个角落。云惠身着月白纱银丝绣花蝶纹素裙,腰间盈盈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条,正斜腿倚坐在一张大红锦缎布就的圆凳中,怀中抱着一具琵琶。云惠止住琶声,轻柔地唱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胤禛几个月未曾见过云惠,却不想她竟纤瘦如斯。云惠放下琵琶站起,缓缓向胤禛走去:“四爷,您可曾还记得苦命的惠姐姐么?”回忆旧时昵称,胤禛有些痴了,云惠冲他一笑,轻柔却熟稔地替他整理衣袖与腰带。这一笑,如同母亲般的温暖的感觉,正是胤禛一生缺乏的。云惠受罚时,仪态尽失,使得胤禛无法接受她。而今,不仅尽复其观,好似更甚从前。不知不觉中,胤禛被云惠牵入了采凤苑。

第二日,亦蕊正与怡琳叙话,称病而豁免晨昏定省的云惠不请自来。二人均已得知昨夜胤禛留宿采凤苑一事,亦蕊黑着脸,闷闷不乐地说:“回了宋格格吧!”

凝秋不便在怡琳面前相劝,只得应声道:“是,福晋!”

“慢!”怡琳笑得如碧空中一抹霞光,“宋格格按规矩请安,姐姐与妾身若拒了她,未免显示心胸狭隘。姐姐,你说呢?”

亦蕊轻轻咬了咬下唇,说:“既然怡琳妹妹这么说,那去请宋格格吧!”

云惠款款行一福,唱道:“妾身云惠向福晋请安,福晋万安!”

亦蕊不冷不淡地说:“免礼吧!”

云惠站起身,仅直接坐到怡琳左手边的位置上。

亦蕊轻斥:“宋格格,你怎不知体统,不向李福晋行礼!”

云惠恍然大悟般说:“妾身失礼!之前未与李福晋朝过相,并不识得。”说罢,便要起身行礼。

怡琳轻按住她的胳膊,笑道:“都是伺候四阿哥的姐妹,不必如此拘礼!免了吧!”

云惠乐于偷个懒,简单扶个鬓,权当行礼,颇显傲气的说:“昨夜姐姐伺候四阿哥疲惫,全身酸软,失仪之处还请两位妹妹原宥则个。”怡琳眼中闪过一丝妒忌与愤怒,在旁人看来,只是大方得体的李福晋,眼皮略有眨动罢了。

三人重新入座,品了茶后。云惠对亦蕊说:“妹妹啊,姐姐有一事相求。四阿哥喜欢听些小曲解闷,姐姐知明月楼中有不少藏书,想来借上几本,不知可否?”

亦蕊强抑住酸溜溜的感觉,说:“这有何难!云雁,带宋格格挑些可心的。”

云惠微微躬身道谢,一对媚眼四处打量,“啧啧”赞道:“明月楼的布置真是精致,相较起来,采凤苑可谓简陋不堪了。”

亦蕊爱搭不理地说:“宋格格喜欢什么拿去便是?”

云惠眸光一闪,说:“姐姐想要,这个明月楼……”她张狂若厮,屋内众人不禁有些错愕和愤怒。云惠知目的达到,指着窗下多宝橱中的摆件说:“这对石榴红琉璃瓶!”

彩娟沉不住气说:“其他物事就罢了,花瓶是小姐的陪嫁,怎随意送人?”

云惠并不罢休,笑道:“妹妹不会如此小气吧!”

怡琳起身朗声说,“君子不夺人所好,连宫女都明白的浅显道理,宋格格没理由不懂吧!”怡琳言下之意,重提起云惠的宫女出身,令她气极败坏。亦蕊在云惠眼中一向是块软泥,而李怡琳,还未曾有福气侍寝的女人,她宋云惠更不看在眼里。从未想过,怡琳竟然当面直言,让她无法自辩。

怡琳继续说:“海定阁中女眷,以福晋为尊,你我虽年长,也得尊称福晋一声姐姐,否则随时可治你犯上之罪。”

云惠强辩道:“一家人,叙年资排辈,有何不对。”

怡琳轻笑道:“若叙齿,本福晋比你年长四个月;论资格,未排上玉碟家谱的格格,本福晋与你说话,已算得你福气!”

怡琳一番话,道理规矩摆得清清楚楚,云惠胸口一阵闷堵,恶毒地说:“有四阿哥的恩宠,那才是福气!看那薄命相,难怪四阿哥连碰都不愿意碰你!”

亦蕊喝道:“放肆!来人,掌嘴!”

“福晋息怒,不必和她计较!”怡琳波澜不惊,向亦蕊微微一福,提声道:“不错,本福晋的确尚未侍寝,但我与四阿哥并非露水夫妻,岁月漫漫,白头偕老,何必急于一时?倒是奉劝妹妹一句: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得宠时,收敛着点,以免在失宠时,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对吗?福晋?”

“说得好,怡琳!”亦蕊毫不犹豫地赞同道。

怡琳继续说:“位份在那里,礼数需周全。妹妹若不服,可以去四妃那儿说理,姐姐定当奉陪。”云惠被怡琳的气场镇住,搓着衣角,哑然无语。怡琳骄傲地扭过头,调皮地向亦蕊眨眨眼,似乎在宣告她们联手的胜利。亦蕊报以会心的一笑,却没有发现怡琳手心因愤怒而被指甲抠破的痕迹。

或许是因为怡琳白天在明月楼的表现,或许是因为德妃雨露均沾的要求,胤禛晚上宿在了绯烟居。可是,之后的日子里,胤禛却夜夜在听潮轩渡过。夜里看书疲惫时,他打开听潮轩的窗户,望着明月楼的昏暗的灯火,略感安慰。他并没有去见亦蕊,似乎心中有个疙瘩未能解开。

两个月后,云薇来报,宋格格有喜,已请太医确认过了。胤禛忙放下手中的事务,匆匆赶去,采凤苑里已站满了一群人,亦蕊亦在其中。云惠远远就看见胤禛,伸出手去拉住他,喜极而泣道:“四爷,云惠终于有了你的孩子了。”说罢,扑入胤禛怀中,胤禛轻轻拍着她,奴才跪下,道:“恭喜四阿哥,恭喜宋格格。”

云惠流露出自豪而幸福的笑意,像只小猫似的,在胤禛胸膛上轻蹭,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与胤禛的恩爱。胤禛并没有注意怀中娇人儿的意图,他紧张地四下寻找着亦蕊。亦蕊站在阴暗的角落里,面无表情,从那紧紧抿着的嘴唇和微微颤抖的手,胤禛读到了很多。胤禛心疼亦蕊,却也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

宫道

宫道

作者:朵朵小可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宫道》由朵朵小可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惠,福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连忙跪下。 没了“拦路猫”,胤禛顺利进入明

小说详情